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读者 > 2017年第10期

古人怎么相亲

来源:读者2017年第10期作者:吴钩

  今天许多大龄青年,不是正在相亲,就是走在去相亲的路上。很多“剩男剩女”还为频频被家长逼着相亲而陷入深深的烦恼当中,视相亲为家庭“公害”。说起来,相亲这件事,应该起源于宋朝。宋朝之前,或许有个别相亲的行为,但将相亲定为缔结婚姻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却始自宋朝。

  相亲的出现,应该说,是一个进步。你知道,古人结婚,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法律也规定:“为婚之法,必有行媒。”一桩不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是不合法的。

  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传统,通常被当成“包办婚姻”的渊薮。一桩婚事,只要经媒人撮合,双方家长同意,便可宣告成立,至于当事人的意见,可以不予考虑。但是,宋朝人缔结婚姻,在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礼法的同时,又引入一个“相亲”的环节,请男女双方先见个面,如果两个人不合意,便停止说亲。换言之,因为有了“相亲”的环节,年轻人对自己的婚事取得一定的自主权,并非全然由家长说了算。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那么宋朝人是怎么相亲的呢?说起来,過程还有些“火爆”。

  《梦粱录》记载,媒人说亲之后,“男家择日备酒礼诣女家,或借园圃,或湖舫内,两亲相见,谓之‘相亲’。男以酒四杯,女则添备双杯,此礼取男强女弱之意。如新人中意,即以金钗插于冠髻中,名曰‘插钗’。若不如意,则送彩缎二匹,谓之‘压惊’,则姻事不谐矣。”

  根据宋人笔记的记述,我们可以了解宋朝人大致的相亲过程:男女双方约定一个时间见面,地方通常是女方家,或者在一个比较惬意的园圃、湖舫之内。男方要带着礼品。相亲时,如果男子觉得满意,就用一支金钗插到女子的发上,这叫作“插钗”。插钗即意味着速配成功。如果男子没看上女子,就给女方送上彩缎二匹,这叫作“压惊”,暗示这门亲事不成。

  明代冯梦龙根据宋话本《西山一窟鬼》整理的《一窟鬼癞道人除怪》中,讲述了宋人相亲的具体经过,我们来看看。

  话说南宋绍兴十年(1140年),有个秀才,是福州威武军人,姓吴名洪。离了乡里,前往临安府求取功名,却不中。吴秀才闷闷不乐,又没什么盘缠,也羞归故里,只得胡乱在杭州州桥下开了一间小小的学堂。

  这一日,吴秀才正在学堂里教书,只听得青布帘儿上铃声响,走进一个人来。吴秀才看那来人,不是别人,却是半年前搬走的邻舍王婆。原来这王婆是个媒人,专靠做媒为生。

  王婆见吴秀才二十二岁,尚未婚配,就给秀才做媒,说眼下正好有一门亲事等着你。女方是一个叫李乐娘的小娘子,长得颇有姿色,又知书识礼,租住在旧邻舍陈干娘的家里。说亲的都踏破了门槛,但李乐娘却说,我只要嫁个读书官人。这小娘子跟你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吴秀才一听大喜,便托王婆说合。王婆离去,找陈干娘约好了日子,带着小娘子来到梅家桥下酒店里,同吴秀才“过眼则个”,亦即相亲。

  那日,吴秀才换了件新衣裳,放了学生,来到梅家桥下酒店。远远地,看见王婆,两个人同入酒店里来。到了楼上,见到陈干娘,吴秀才便问:“小娘子在哪里?”陈干娘道:“在东阁儿里坐着哩。”吴秀才走到窗外,用舌尖舐破窗眼儿,喝彩说:“她不是人!”

  陈干娘说:“如何不是人?”吴秀才说:“分明是天上的仙女。”原来,那李乐娘长得“水剪双眸,花生丹脸,云鬓轻梳蝉翼,蛾眉淡拂春山,朱唇缀一颗夭桃,皓齿排两行碎玉。意态自然,迥出伦辈,有如织女下瑶台,浑似嫦娥离月殿”。吴秀才都看呆了。

  吴秀才当下就插了钗,定下亲事。过了几天,便将小娘子娶过门来。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对宋朝人来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并不一定就是“包办婚姻”,而是他们缔结婚姻须经的程序。

  这一相亲的习俗,一直沿袭至近代。清代蒲松龄整理的“聊斋俚曲”《琴瑟乐》,便是对清代山东淄博一带相亲婚俗的生动展示。

  “园里采花,园里采花,忽见媒婆到俺家。这场暗喜欢,倒有天来大。爹正在家,娘正在家。若是门户对的好人家,祷告好爹娘,发了庚帖罢。”说的便是媒人登门提亲的场景。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亲事初步说定之后,便是相亲的程序:“媒人又来了,媒人又来了,说是婆婆要瞧瞧,明天大饭时,候着他来到。故意心焦,故意心焦,人生面不熟,是待怎么着?嫂子来劝我,我只偷眼笑。”说的是媒人说亲之后,男方家长前来相亲。

  相亲之日,“准新娘”很激动:“婆婆来相,婆婆来相,慌忙换上新衣裳。本等心里喜,装作羞模样。站立中堂,站立中堂,低着头儿偷眼望,看见老人家,倒也喜欢像。丢丢羞羞往外走,婆婆迎门拉住手,想是心里看中了,怎么只管咧着口?头上脚下细端详,我也偷眼瞅一瞅。槽头买马看母子,婆婆的模样倒不丑。”

  跟着“未来婆婆”而来的还有“准新郎”,两个年轻男女也相互偷偷打量:“那人装娇,那人装娇,往我门前走几遭。慌得小厮们,连把姑夫叫。他也偷瞧,我也偷瞧,模样俊雅好丰标,与奴正相当,一对美年少。”看来双方都对上了眼。

  直到20世纪80年代,我家乡一带还保留着一种古朴的相亲习俗。假设某男家委托媒人说亲,媒人说合某女家,接下来,媒人会带着男方,带着礼品拜访女方家。这时,出来接待客人的是女方家长,被说合的那位女孩子是不出面的,但她会躲在闺房内,偷偷打量男方的谈吐举止。如果她对男方有意,便会走出来给男方倒茶。如果不满意,就一直待着不出来。女孩子一走出来倒茶,大家就都心照不宣——这门亲事有戏了。

  坦率地说,我觉得这样的相亲方式,有一种含蓄之美。(严 言摘自《南都周刊》2017年第5期,喻 梁图)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前一篇:造假的民族英雄

后一篇:当皇帝的能受气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