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读者 > 2017年第4期

我要上学

  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一位西方读者想买一本莫言的书看,因为不太清楚具体书名,就按照作者名字在亚马逊网站搜索。花15.99美元买回来一看,作者却不是莫言,而是中国宁夏一个叫马燕的小姑娘。这也难怪,英语世界里把马燕(Ma Yan)当成莫言(Mo Yan)的人一定不少。这个读者没有大发雷霆,读完书后反而十分高兴,认为自己犯了一个“幸运的错误”。

  马燕生活在宁夏西海固,从小学四年级起就坚持不懈地写日记,将自己对上学的渴望、对辍学的担心都写到了日记中。

  家里供不起马燕和两个弟弟上学,妈妈要她退学。为了打动母亲,她把日记和一封“我要上学”的信塞给妈妈,让弟弟读给不识字的妈妈听。当听到“妈妈,如果我上不了学,我的眼泪一辈子都流不干”时,母亲白菊花终于决定借钱让女儿上学。

  就在这时,马燕的命运出现了转机。法国《解放报》驻中国记者彼埃尔·阿斯基(中文名韩石)等人来到了小山村。白菊花将女儿的信和日记交到了他们手里,彼埃尔被马燕稚嫩的文字震撼了。2002年1月14日,《解放报》以两个整版发表了他撰写的《我要上学》的长篇通讯。马燕的故事一经刊出,立即引起法国民众的关注。

  一年后,定价为20.5欧元的法文版《马燕日记》在巴黎出版。在一贯以批评和谴责态度对待中国的西方主流媒体笔下,《马燕日记》是少有的获得正面评价的图书之一。西方读者和主流媒体对马燕这个中国女孩子积极向上的精神的阐发,远远超过了对书中中国西北地区贫穷生活的关注。中国人对“知识改变命运”这一信念的坚守,对于西方优越物质生活环境中的青少年具有生动的教育意义。

  名为Becky的读者2005年8月8日在亚马逊网站留言:“这是令人难以置信和令人难忘的一本书……马燕是一个女孩子,她知道接受教育、学习知识是摆脱贫穷生活的唯一出路,因此坚持与各种困难做斗争。马燕最后成功了,她的精神令人鼓舞。”

  美国加州一位名为Quazz & Blapp的读者留言:“这本令人揪心的日记充满了勇气和决心,是所有具有梦想的女孩子都应该阅读的。”

  加拿大佛蒙特的Dale Blanchard留言:“我怎么能不喜欢这本书呢?这个13岁的女孩让我流下了眼泪,她是如此坚定、顽强,决心要取得成功……我记不得还有哪本书让我如此感动了。人们能不能在这种贫穷和困苦中坚持下去?马燕不仅做到了,还让更多的人受益。”

  彼埃尔·阿斯基利用捐款成立了“阿斯基-马燕基金会”,马燕也捐出了2/3的稿酬用来资助预旺乡的孩子。到目前为止,这笔钱已经使63个孩子重新回到了校园,其中大部分是女生。马燕本人也在基金会的帮助下,飞往法国巴黎,目前就读于巴黎索邦大学。

  《马燕日记》选读

  2000年5月2日

  这回我们放了一周假,妈妈对我说,孩子,妈妈想对你说一件事。我就说,妈妈,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吧!别憋在心里,憋在心里会难受的。妈妈说,这怕是你最后一次上学了。我睁大眼睛望着妈妈——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现在没有知识是不行的。农民种田都要有知识,没有知识,种下的粮食是没有收获的。妈妈接着说,你们姐弟三个上学,你爸爸一个人在外地打工,是顾不过来的啊!妈妈,你这么一说,看来我是必须回家了。妈妈说,是啊!那我两个弟弟呢?妈妈就说,你两个弟弟还必须念书。我就问妈妈,为什么男孩能念书,女孩就不能念书呢?妈妈就说,你还小,不懂这些,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

  今年我上不起学了,我回来种田,供养弟弟上学。我一想起校园的欢笑声,就像在学校里读书一样。我多么想读书啊!可是我家没钱。

  我想上学。妈妈,我不想回家。我想一直待在校园里!

  2001年9月9日 星期日 阴

  今天下午奶奶到我们家来了,就像是妈妈回来了一样,我给奶奶端了一盘西瓜,放在桌子上,又给她拿来毛巾铺在桌上。我就趴在桌子上写日记。奶奶说:“看你写得那样认真,我不知道你在写什么。唉,我们这一辈子是白活着了。”我说:“奶奶你不要这样想,我读给你听。”我读着读着,奶奶就流下了眼泪,她说:“我们老一辈没有本事,让你们都跟着受苦了。”我说:“奶奶,你别这样说,是你们让我有了今天,如果没有你们,我也不会懂得这些做人的道理。”这时,我就想起了妈妈说过的一句话:“不管再苦再累,我也要供你们上学,叫你们成才,再不要像我们这样一辈子白活下去。”我一定要让妈妈看清楚我是怎样的一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