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读者 > 2017年第4期

当手机成为我们共同的敌人

  现在,几乎所有家庭都有这样的争论。一方是父母,另一方是孩子,他们中间横亘着愤怒之源——手机。原本是使日常生活变得便捷的工具,如今却成为持续不断的诱惑、高效的时间毁灭机器、大受欢迎的消遣方式,有时也是将主人变成奴仆的成瘾性药物。

  42岁的阿勒克斯珊德拉·柏罗赫在德国汉莎航空工作,她和丈夫以及两个孩子一起生活。柏罗赫9岁的女儿和11岁的儿子各有一部手机和一部平板电脑,儿子还有一部笔记本电脑。以下是她的自述:

  “自从几周前我的女儿有了手机之后,家里就开始吵得鸡犬不宁。她才9岁,还在上小学,但她坚持将自己的手机联网。她的说法是,如果不联网,她就没法和住在城里的朋友聊天。

  “我和孩子们达成了协议——他们可以得到一部手机,而我可以阅读他们所有的聊天信息。我儿子的班上成立了一个聊天群,有29个学生在里面,全班只有一个男孩没有加入,因为他没有手机。没有手机的孩子会在很大程度上被孤立起来,足球队成员、伙伴们都会在聊天群里约见或组织活动。

  “但是作为父母,我们必须掌握聊天内容。最近,我儿子的一个朋友给他发送了一张图片,是个光着上身的女人。我偶然看到了,赶在儿子看到之前将其删除了。我不知道,我还能控制他的信息多久。他15岁时,肯定不再愿意让母亲看自己的信息。而那时候,控制可能才是最重要的。

  “对现在的孩子而言,视频网站和电视起着相同的作用。我的儿子会连续看几个小时视频,《我的世界》是他目前最喜欢的网络游戏。在游戏中,他用形似乐高积木的砖块建立起自己的世界,走来走去,歼灭敌人。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但不定何时,他也会想玩包含暴力和死亡因素的游戏。

  “有时候他的朋友会过来找他,两人一起坐在客厅角落的沙发上,分别看着自己的手机。

  “我知道自己并不总是个好榜样。这些电子设备如同海洛因,能让人很快上瘾。我们规定:吃饭时和上床后都不能玩手机和平板电脑。但有时候我自己也会破例,在吃早饭时查看平板电脑上的信息。我的丈夫就会说:‘把它丢开。’我会对他说:‘你不也会在餐桌边读报纸吗?’”

  在很多家庭,每天都上演着这样的较量:艰难,毫无目标,也无法想象该达成怎样的一致。人们已经无法想象没有手机和平板电脑的世界,和这些电子设备共存的生活才是理所当然的。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可能是看看那些理智的数据和不依托于感觉世界的研究发现。

  阿勒克斯珊德·马克维茨领导的关于手机的调查可能是史上最全面的。马克维茨和同事一起开发了一款应用软件,在获得手机用户许可后,记录他们的行为。目前有6万人参与其中。对他们的分析显示:一个手机用户平均每天会打开他们的手机屏幕88次,35次是看时间,或是检查有无新信息,53次是为了写封邮件、使用软件或浏览网页。奇怪的是,用户每天在手机上花费两个半小时的时间,但只有7分钟的通话时间,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社交网站和游戏上。

  这个数字明显高于手机用户自己估计的数值。在手机的使用上,学者并不会比贫困的失业救济金领取者更加克制,青少年也不会比成年人沉迷得更多——分别为每天3小时和2.5小时。

  在现代的社会中,人们不知休息为何物,所做之事不断被电子产品带来的干扰打断,以至于很难集中注意力去工作和实现真正的放松。它不仅影响了成年人,也波及儿童和青少年。曼海姆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约有一半学生觉得在做家庭作业时被手机干扰;8%的青少年依赖手机的程度,可以说已经是上瘾了。

  不得不时刻保持在线,使得我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英国心理学家理查德·威丝曼发现,在10年内,世界大都市行人的步行速度已经增快了10%,尤其突出的是新加坡和中国广州。这两个城市的排名在20世纪90年代初还位于后列,10年后的第二次观察中就已经分别位列第1和第4。在新加坡,行人走60步,需要10.55秒;广州的行人则需要10.94秒;柏林位列第7,为11.16秒;纽约第8,为12秒。在阿曼、约旦以及巴林的首都麦纳麦,行人的步行速度则缓慢得多。在这些地方,行人走完18米,要用16秒,甚至17秒。

  2006年,威丝曼得出了一个推论:一个社会的技术化、数字化和个性化程度越高,日常生活节奏就越快。但是不仅日常生活节奏加快了,人们的耐心也变差了。1999年,当一个网页的加载时间长于8秒钟时,会失去1/3的访客;而到了2006年,仅仅4秒之后,访客的耐心就已经耗尽;如今甚至只需短短2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