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读者 > 2016年第22期

母爱

  方忆柔是我的学生,在她出国深造之前,我们曾经有数次长谈。

  忆柔说:“老师,如果您能抽空把我母亲的故事写出来,我心里的伤和痛会少一点儿。母亲在世的时候,最不让我对她说谢谢两字。她常说,母亲对孩子,做任何事,都不过分,哪能说谢呢。”每次她都是边说边哭,我也不由得湿了眼睛。

  我告诉她,我一定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为了她母亲那一份深沉的、超越了俗世恩怨情仇的母爱,也为了我心底的感动。

  打从我记事之日起,我的生命里似乎只有两个女人,一个是妈妈,一个是住在马来西亚新山、常常越过长堤来看望我们的姑妈。年幼的我当然会问:“爸爸去哪儿了?”妈妈总是温和而又略带伤感地说:“爸爸在你九个月大的时候出国公干,因飞机失事去世了。”姑妈的语气就没有那么温和了,她总是很不高兴地说:“死了死了,别提他,一提我就生气!”因为姑妈对爸爸的这种态度,我还跟她吵了一架。

  有一个周末,姑妈来新加坡住,她检查我的作业,发现我读书不太认真,作业中有很多错误,性情急躁的她,还没开口教训我,就先扬手打了我一巴掌。妈妈马上从厨房冲出来护住我。姑妈吼道:“为了她,有人追求你,你都死活不接受。如果她不好好读书,将来一事无成,你付出的心血就白费了!你前世到底欠了她和她的死鬼老爸什么了?我要是你,早一走了之了!”妈妈一边安抚号啕大哭的我,一边劝慰怒火中烧的姑妈。

  还有一次,为了出门吃饭穿什么衣服,我跟妈妈顶嘴,姑妈又是不由分说地打了我一下,吓得妈妈连忙拉住她,不让她再动手打我。我心里一直奇怪,姑妈为什么那么袒护妈妈,对我却万分严苛?我是她弟弟的女儿啊!我跟妈妈抱怨,妈妈又是叹口气道:“你姑妈,是个难得的好人……”这个好人,脾气也太坏了。

  有一阵子,有个叔叔常常来家里看妈妈,好像是妈妈公司的同事。妈妈对他非常客气,神情里却透着冷淡。那一年的情人节,叔叔送了一大束玫瑰花给妈妈,两人在门口推来推去,妈妈到底没有接受,叔叔脸色黯淡地走了,后来就再也没有来过。我很担心妈妈会接受他的玫瑰花,甚至跟他出去吃情人节的烛光晚餐。

  妈妈听完我的胡言乱语,笑得直不起腰来:“傻孩子,这个情人节,妈妈是准备出去吃烛光晚餐的,都订好位子了,不过是跟你这个小坏蛋去吃啦!”

  烛影摇曳中,我兴高采烈地吃着美味佳肴,像只快乐的小鸟一样说个不停。在偶然的瞬间,我也留意到母亲脸上不小心滑过的淡淡失落、淡淡哀愁……

  如果不是妈妈得了癌症,也许我不会那么早知道,其实妈妈并不是我的亲生母亲,而是我父亲的妻子、我生母的朋友——多么奇怪、多么令人伤感的说法啊……

  病榻上,母亲非常平静地告诉我,我的生母是她的大学同学,她们两人感情很好,情同姐妹。母亲婚后,尚且单身的生母常来家中玩,竟然与父亲有了婚外情。单纯善良的母亲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比亲姐妹还要好的朋友,居然与自己的丈夫在外同居,还偷偷生下了一个孩子。那时母亲为了事业打拼,还没有打算要孩子。母亲只是奇怪为什么我的生母一下子对她冷淡起来,且再也没有同她来往了。

  父亲因工作需要,常常出国公干。那一年的圣诞节前夕,他乘坐的飞机出了故障,从两万米高空直冲下来,坠入大海,机上全体乘客、机组人员无一生还。罹难者名单中,不仅有父亲,还有我的生母。母亲在读报纸的时候,注意到了这点,但正承受丧夫之痛的她,并没有想到其中有什么关联,以为只是一个不幸的巧合。一直到一个月后,我的保姆抱着我,通过警方找到了母亲。

  父亲、生母罹难后,负责照顾我的保姆眼见到了周末无人来接我回去,保姆费更是没有了着落,情知有异,只好向警方寻求帮助。两天后,警察对保姆说:“资料显示,你找的这个人,已经在一个月前因飞机失事亡故。但我们可以帮你联络他的太太,也就是孩子的母亲。”

  可是等保姆和母亲见了面才发现,父亲的妻子并不是她看顾的孩子的母亲。保姆大为惊讶,不明白其中的缘故。还是母亲比较镇定,她要保姆形容一下我生母的模样,保姆只说了三两句话,母亲便在电光石火之间明白我的生母是谁了。母亲几乎崩溃。她在一个月前丧夫,内心的剧痛还没有平复,这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般,使得原本悲痛的她,更加虚弱。

前一篇:工业文明是环保的敌人吗

后一篇:慢慢告别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