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读者 > 2015年第7期

金门之恋

  4月初,我去了一趟厦门。

  这个季节,上海仍嫌阴冷,厦门的气温却已经接近25℃,人可以穿短袖,走稍微久一点都会流汗。

  我住在湖滨南路一带,在附近巷子散步时,看到一家卖“台式牛奶雪花冰”的甜品店,好像条件反射一样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就走了进去。

  我点了一盘我最爱的花生雪花冰,就是把煮稠的花生仁浓汤淋在雪花冰上,完全就是花生牛奶的口味,如果还嫌不够甜,可以淋一些炼乳。吃完一大盘,仿佛今天吃甜的额度都满了。

  “四号桌芒果牛奶冰!”

  我听出这是台湾人特有的口音,其他地方的人可能还真分不出厦门人与台湾人讲话口音的不同,可是台湾人一听,就知道只有台湾人会这样说话。

  原来是这家店的老板。

  这家店的老板姓曾,叫他“曾老板”好像把他叫老了,因为他比我小5岁。聊了几句才知道,曾老板的老婆是厦门本地人,他们前几年一起开了这家店,生意还不错。

  “嘿嘿!你知道我们怎么认识的吗?我当兵时认识的。人家当兵都是‘兵变’(因为当兵而恋情有变),我当兵是讨到老婆。”曾老板得意地说。

  “那是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很多同学来大陆交流访问,回去之后一直说,大陆的女生都好漂亮,听得我心花怒放,就学他们回去的人上QQ认识大陆女生,哈哈,动机不纯。

  “平常我也不敢跟女生说话,谁知道一上网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健谈又幽默,最多一次跟五六个女生聊。计算机整天‘叽叽叽叽’地响个不停。宿舍里大家都是用MSN,都是‘咚咚咚’的声音,只有我用QQ,是‘叽叽叽叽’。我和我老婆就是那时候结识的,不过那时候她只是‘女网友’而已。

  “我的QQ网友遍及大陆各地,最远还有乌鲁木齐的,而我老婆是我的第一个厦门网友。其实我根本没到过大陆,只知道厦门在台湾对面,同样都是讲闽南语的地方。她发给我照片,我一看,嗯……还挺漂亮的,所以有聊下去的意愿,很现实,对吧?

  “她比我小两岁,一样在读大学,在厦大读书。厦门的小孩好像都不太喜欢离开厦门去外地。因为同样是大学生,她人又比较漂亮,所以我跟她聊得比较多。后来有时我们也会通通电话,或者用语音视频聊。

  “其实那时候有一种很暧昧的气氛。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平常一见女生讲话就结结巴巴,在网上就特别会逗女生开心,所以我感觉跟她越来越亲密,关系却一直没有说破,嗯……那是我第一次网恋。

  “大学毕业,就要面对兵役问题了。我那时候还在想,人家当兵会‘兵变’,我当兵没办法上QQ,照顾不了那么多女生,我看要跑走不少,这也是我的‘兵变’,不过那也没办法。我入伍前一天晚上跟我老婆——那时候还不是我老婆——道别,说以后没办法经常上网了。当然啦,不是只跟她一个人道别,是‘一一道别’。哈哈,其他人都告诉我要好好保重身体,只有我老婆,她说什么你知道吗?她竟然说:‘你可以到金门当兵啊。’我听了简直要无言了,外岛金门啊,大家都不愿意去,她怎么想得那么简单。况且,除了脑子坏了的人才会自愿去外,要抽签抽中才会去金门的。

  “我就问她:‘为什么要我到金门啊?’她竟然说:‘因为离我比较近。’虽然我那时候心里乐得直开花,不过还是在笑她的傻。就算离她近,我总不可能偷偷跑到、游到厦门吧!敌前逃亡啊!

  “结果没想到她一语成谶,我就这么活生生地抽到了‘金马奖’,去金门,简直欲哭无泪。当然啦,我那时候去金门情况已经好很多了,每隔几个月就有一次返台假,不像更早以前,根本没有返台假,甚至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知道。去金门前,我怀着悲痛的心情跟她讲了这件事,没想到她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哈哈大笑起来,说:‘我们终于在同一边了。’她笑得越开心,我的心情就越沉重。我想,她到底知不知道状况啊,虽然金门和厦门离得那么近,但也不是说来就来,想得真单纯。

  “我还不是在金门当兵,我被丢到大担岛去了,大担啊大哥,离岛中的离岛,想死的心都有了。在大担岛打电话,‘中华电信’都会自动跳成中国移动,都变漫游了。在大担岛拿个高倍望远镜,我都能清楚看到白城沙滩上的泳装美女了,你就知道大担离大陆多近!

  “我就想,这个小姑娘不会知道我在离她那么近的地方当兵吧!在那个小岛上又闷又无聊,除了站岗放哨就是扫地、剪树叶,没事就只能钓鱼,拿石头丢鸟,尽干些狗屁无聊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上面又下了一条电话命令,就是若在临海据点见到大陆旅游船,不可以朝他们丢石头。哎哟,怎么可能丢得到啊!反正就是说,要‘友善回应’。所以呢,每次有大陆的观光船接近,我们都要挥挥手表示友善。

前一篇:教养的味道

后一篇:捕快张三

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