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 > 影帝总想秀恩爱

影帝总想秀恩爱_第11章(2) TXT 全本 Z1Z1

  袁泽嘉不让盛唐再加价,自然不是要对袁立辉手下留情,而是他清楚袁立辉真的拿不出更多的钱来了。盛唐要是再加价,最后袁立辉很可能会哄着那个女人放弃竞拍。

  既然唐唐想要为他出气,他自然乐意配合,也肯定不能让唐唐期待看到的场景落空。虽然他一向更乐于一出手就能让对手元气大伤甚至致命,但袁立辉显然还配不上对手这个称呼,给他家唐唐玩玩还是不错的。

  袁泽嘉按着他的手拿开后,盛唐觉得自己手背上仿佛还残余着刚刚那温热干燥的触感,不自觉地用另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之后盛唐拍下来一幅国画大师的作品,他的那副耳钉也以六十五万的高价被他的一位粉丝拍得。而袁泽嘉和冯文彬并没有举过牌,他们是最后直接以企业的名义捐了款。

  晚会结束后,盛唐刚回到家就收到了袁泽嘉发过来的微信。

  袁泽嘉:唐唐过来吃宵夜吗?【微笑】

  消息后面还加了一个系统自带的微笑表情,盛唐看着这个黄色的微笑小表情,联想到袁泽嘉一惯的微笑,突然就戳中了他自己诡异的萌点。

  盛唐快速回到:吃!

  袁泽嘉:好【微笑】

  盛唐敲了敲袁泽嘉家的门,袁泽嘉很快把门打开,盛唐一进去就闻到了煎鸡蛋的香味。

  “太晚了,就简单下了点面条。”袁泽嘉边盛面边道。

  “鸡蛋面吗?”盛唐走近了要接过袁泽嘉手中的面碗。

  “对,端过去吧,小心烫。”袁泽嘉把碗给盛唐,又给自己盛了一碗。

  莹白的面条上盖着一层金黄的煎鸡蛋,还有一小把碧绿的青菜。

  盛唐把碗端到餐桌上,等袁泽嘉也端着碗过来后才动筷。

  普普通通的鸡蛋面,是最简单的家常味道,盛唐吃着吃着就想起了他还上高中的时候。

  他高中学习离家近,所以一直是走读生,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能吃能长的时候,每天晚自习放学回家,母亲都会给他下一碗鸡蛋面。他总是会把书包一扔,呼呼吃面,而母亲会在旁边等他吃完再去把碗刷了……盛唐回忆着曾经那些再寻常不过的画面,眼里有些湿润。

  盛唐抬头看向袁泽嘉在灯光下线条优美的侧脸,他能期待这个人以后会给他一个家吗?

  许是感受到了盛唐突然低沉下来的情绪,袁泽嘉也刚好向盛唐看去,两人四目相对,尽管盛唐很快低下头去,袁泽嘉还是清楚地看到了盛唐的眼眶里被灯光折射地格外莹亮的水泽。

  袁泽嘉眉头一皱:“唐唐,怎么了?”声音里满是不容忽视的关心。

  潜意识里认为一个能用心做出美味食物的人,内心也一定是温柔的,盛唐对袁泽嘉的戒备一直很低,也不瞒他,但并不是很想让袁泽嘉看见他此刻一定很狼狈的表情,于是低着头道声音闷闷道:“没事,就是想我妈了。”

  袁泽嘉看过盛唐的个人资料,是知道他的家庭情况的。袁泽嘉推开座椅,抽了两张抽纸,走到盛唐旁边半蹲下来,给他擦了擦眼泪。袁泽嘉这个角度,仰着头刚好可以看到盛唐双眼红红噙着泪隐忍的模样,见不得盛唐这么委屈可怜,袁泽嘉站起身不由分说地将盛唐抱住,盛唐的头刚好靠在他的腰间。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之心机哭包糖

唐唐:请叫我心机糖!骄傲.jpg

袁攻:小哭包。

唐唐:再说哭给你看!

袁攻:抱抱,宝宝不哭。

收藏过百啦,明天抽三个评论送红包。小天使们给个面子啊,别到时候一个评论都没有( ˙-˙ ) (终于有借口发红包了,一直想试试这个功能。一个什么都好奇的作者。)

  ☆、失控

  感受到盛唐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袁泽嘉右手轻拍着他的后背,带着抚慰的性质:“给你个抱抱,不用忍着,想哭就哭吧,我不笑话你。”

  或许是袁泽嘉的语气太过温柔,也许是怀抱太过温暖,也或许是人在晚上情绪更加敏感,盛唐的神经突然就脆弱地不像话。

  像是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孩子,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再难受都能拼命忍着,可一旦见到能依靠的那个人时,顿时所有的委屈都涌了出来。

  原本只是有一点儿伤感的盛唐,被袁泽嘉抱在怀里,十年来一个人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积攒下来的委屈心酸全部爆发出来。

  盛唐只是在最初被袁泽嘉抱住时浑身一震,听到袁泽嘉温柔的声音后,感受着他坚实有力的臂膀牢牢抱着自己,像是找到了一个避风的港湾,视线中只剩袁泽嘉的腰间一小块白色的衣料,盛唐看不到其他,就仿佛也没人能看到自己,压抑着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眼泪很快就浸湿了袁泽嘉的衬衫,感受着腰间温热的水意,袁泽嘉心疼得不行,一手拍着盛唐的肩背,一手顺着他的头发,无声安慰。

  在汹涌的杂乱情绪影响下,眼泪一旦涌出便收不住了,盛唐哭了半天才堪堪止住,袁泽嘉怕他再伤心,边温柔的给他擦弄得满脸都是的眼泪边故意逗他:“都这么大人了还哭鼻子。”

  盛唐哭完了才觉得脸上挂不住了,羞恼地从袁泽嘉手里夺过纸巾,胡乱地在脸上擦了几下,哼哼道:“你说过不笑话我的!”

  “嗯,不笑话你。”袁泽嘉见他又有活力了才放心,“慢点擦,都擦红了。”袁泽嘉说着又抽了张纸巾,按下盛唐没轻没重的手,轻柔地把他脸上残留的一点水意擦干净。

  盛唐呆呆地任袁泽嘉动作,脸上轻微又柔软的触感像是从脸上传到了他心里,痒痒的。

  “时间不早了,我……我先回去了。”盛唐结结巴巴地说了这么一句,逃跑般从袁泽嘉家里快速走出去。

  袁泽嘉看着盛唐慌乱离开的背影,再低头看自己湿得能拧出水的衬衫,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原本已经渐渐模糊,现在又变得无比清晰的灿烂笑容,胸腔里满是酸涩的心疼。原来那个笑容如此阳光的青年也会有这么脆弱的时候。

  要是他能早点和唐唐再次相遇多好,那样唐唐就不会一个人承受那么多了。

  盛唐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情绪如此失控地抱着袁泽嘉毫无形象地大哭,他其实是个很缺乏安全感的人,很少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情绪,而和袁泽嘉在一起的时候他会很安心很放松,会有些傻愣愣地毫无防备。

  看来袁泽嘉在他心里的重量比他自己以为的还要多啊。

  刚刚光顾着哭了,现在回想起来袁总的身材真的很好啊,贴在他身上能感受出腹肌分明的轮廓。盛唐回想着自己刚刚和袁泽嘉抱了那么久,后知后觉地脸红心跳起来。

  刚刚袁泽嘉对他很温柔啊,还主动抱他,虽然是安慰性质的,那也是抱了他啊,盛唐激动地在床上滚来滚去。妄图趁盛唐不注意蒙混上床的傻黑甜在床边转悠了好几圈,最后蹲在地上一脸担忧地看着盛唐,主人不是疯了吧!

  因为这一场毫无预兆的失控,虽然第二天盛唐在见到袁泽嘉的时候有点尴尬,但很快盛唐在袁泽嘉面前就更放的开了,因为最丢脸的一面都被对方看到了,也不再刻意去维护偶像形象。两人之间的相处倒是更亲密自然许多。

  盛影帝越来越心安理得的在袁总家蹭吃蹭喝,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借吃撩汉。

  盛唐争取到了买菜权,但菜也是袁泽嘉挑的,他就只负责付账。

  “你说咱们这样像不像夫妻俩,妻子买菜丈夫付钱。”盛唐付完钱从超市出来的时候突然有这么一种感觉,拿话来试探袁泽嘉,看他什么反应。

  袁泽嘉意味不明地看着盛唐也不说话,只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最后看得盛唐偏过头去,都不好意思的和他对视了。 

  盛唐又在家呆了两天,两人之间还没什么进展呢就要去《剑心》剧组了,同行的助理除了单乐,郭曼又给他加了个叫田苗苗的女生。盛唐本来就是有两个助理的,另一个半个月前因为怀孕辞职了,田苗苗是新招的助理,一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

  因为是要赶一早的飞机,盛唐提前一天就和袁泽嘉说好了,也不用再道别。

  盛唐正在房间里检查证件是不是带齐了,就听到了门铃声。提前和单乐一起过来的田苗苗很积极地跑去开门。

  “盛哥!有个大帅哥找你。”很快田苗苗欢快的声音传来,下一刻人就来到盛唐眼前,“哥,好帅的。”田苗苗一脸花痴。

  “泽嘉?”盛唐见来人是袁泽嘉。

  “这是朋友以前送给我的专治跌打损伤的药酒,比外边卖的效果要好,突然想到你拍戏或许会磕着碰着,就给你送过来了。”袁泽嘉把手里棕褐色的小瓶给盛唐。

  盛唐接过来看了看:“谢啦。”

  “客气什么,一路顺风。还是要小心些别让自己受伤,第一次不希望自己送的东西被用到。”

  “嗯,我会注意的。”

  袁泽嘉很快就回去了,盛唐他们也出了门赶去机场。

  一路上盛唐光看着田苗苗变脸了,小姑娘初入社会,表情都写在脸上。而且面部表情还特别丰富,一会儿这样一会那样,跟一个人演默剧似的,偏偏她自己还不自知。

  刚出门时小姑娘盯着盛唐一脸兴奋,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