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 > 一许秦心共余生

一许秦心共余生_第55章 TXT 全本 Z1Z1

就是当初告诉你秦科的地址,你就是这么对他的,你什么事都没有,他却愿意为了你断了命,你是不是觉得,秦科无父无母就能那么践踏他。”

  “易老师,你觉得我现在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许慕听到易谦说这样责备的话,心里早已再无半点波澜,该发泄的,该体会到的,他一样也没少,如果他死了就能把秦科唤醒,他愿意毫不犹豫的去死。

  可是这世间,哪里会有一命抵一命那么便宜的买卖。

  易谦出来走廊以后,在吸烟区狠狠的抽了一口烟:“我不会忘记,六年以前,他拖着他瘸了的腿来找我,疲惫又沧桑的和我说‘易谦,我是不是爱错人了。’我是和他一起长到大的好兄弟,知道他的性取向,也是我鼓励他和你在一起的,你知道我那时候心里多难过吗,你们许家的人就那么狠心,一路追杀他,要了他的一条腿,何慧兰的心是不是铁做的?

  你知不知道,我女儿过生日的时候,他给我女儿提什么要求,他说‘你能不能喊我一声爸爸,我可能再也见不到我女儿了。’你们许家的人我一辈子都不想原谅,所以我知道他又想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真的想把他的腿砍断了,这不是犯贱是什么?对了,你怎么从来不问问他的腿是怎么瘸的?是被你妈妈派来的人打断的。

  他从来不敢和你说这件事情,害怕你会和你妈反目成仇。他现在却愿意和你母亲冰释前嫌,救你家的企业,救你的人命。他这人天生就是贱命一条,不然为什么要一次一次的从你这里找虐?

  你那些报纸上的花边新闻,只写你是怎么被抛弃的,怎么不写写他是怎么被你们许家的人欺负的?”

  易谦说:“许慕,我不想把秦科交给你了。”

  许慕在吸烟区愣了许久:“易老师,他会醒过来的……”

  易谦轻呵了一声:“我现在不想带着老师的身份和你说话,我也没教过你这种学生,我只是恨自己眼瞎,眼睁睁把自己的好兄弟推向火坑。”易谦最后吸了一口烟,说道:

  “这种情况如果一个星期还没醒,以后要醒的几率就很小了,是植物人了。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你说我是什么想法?我把他留给你干嘛,留给你天天折磨他,天天听你老妈在他耳边说他怎么无能,怎么没钱吗?当老师的命是不是就要比你们当商人的命要低贱?你算账写字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是谁教你的?”

  “他如果不是转职成了商人,是不是你妈一辈子都不愿意待见他?你只见过他坐在林肯车里意气风发,从没见过他每日每日的不睡觉,挨家挨户的去敲门拜访,喝醉了倒在大马路边上无人照应。”

  许慕,你摸着你自己的良心问问,你这辈子对得起他吗?他为了你,什么都改变了,什么都没了。我现在要带着他有尊严的离开,难道有错吗?”

  ——

  易谦这一次出现,打定了想要带走秦科的决心,最终,易谦在所有人,乃至秦深的反对下,私自把秦科接回了自己家里疗养,他只对秦深一个人开放了探视权,其余关于许家,关于慕阳纸业的任何人,一律不见。

  许慕来来回回的去找过几次,每次都被易谦拒之门外,毫无回应,后来,还是易谦的女儿心软,趁着易谦没在的时候,给许慕偷偷打过电话,许慕才难得见上那么一面。

  出院以来已经过了两个多月,秦科依然没醒,从最开始的盼望着他醒来,到最后的只仅仅期待他能做些什么回应,哪怕是动一动眉毛,手指都好,但这人就是一直昏睡着,什么要醒的征兆都没有。

  许慕带来了蛋糕,关了灯在秦科的小房间里点燃蜡烛,说:

  “我差点忘记今天是我生日了,是阿深提醒我的,我放了他们所有人的鸽子,就只想你陪我过生日。”许慕说完,拉着秦科的手,引导他给自己戴上那枚戒指:

  “我脾气一直不怎么好,感谢你一直包容我,现在我愿意戴上戒指,像那年情人节你问我一样,我愿意啊,愿意和你在一起,愿意和你一起过余生。”

  “女儿能天天来看你,我却不能,所以今天也是躲着的,就长话短说,你女儿和你说了没有啊,我打断了程光启的两条腿,不管怎么样,他这辈子不可能从监狱里出来了,毕竟这家伙也让你和我妈之间隔了那么久的误会,他知道只要你坚持和我在一起,我妈始终会同意我们两个的事情,到时候慕阳纸业落到我们两个的手上,他连插队都不行,你说人性为什么要那么贪婪啊,钱有什么用,就像现在你躺在这里,我把房间堆满了钱,你也不会醒来,是不是?

  还有,我发现我妈其实真不坏,以前总不能理解她反对同性恋的心理,现在我懂了,尤其是每次看到我妈特别愧疚的时候,我心里就超级难受,后来我妈和我说,想办法把你弄来我家,我妈做饭又好吃,又喜欢陪人唠嗑,反正和你讲一讲生意经,还是可以讲很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