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 > 一许秦心共余生

一许秦心共余生_第26章 TXT 全本 Z1Z1

吗?”

  许慕说不会,又紧紧握着他的手捏了捏:“秦老师,我希望明年还是一家三口过年。”

  许慕多希望,未来的日子就这样安稳幸福的和这个人一起过下去。

  秦科生怕丫头并没有完全睡着,也不敢和许慕说太过露骨的话,只是任由他藏在毯子低下的手握住自己,看着他眼里的期待,回应他:

  “只要你愿意,没什么不可以。”

  许慕看着他,把目光移到了他的嘴唇上,想起刚刚秦科在楼上房间亲自己,他有些口干舌燥的舔了舔自己的唇,这人的吻,像是有魔力一样的让他记挂了很久,可是在客厅这种公共场合,他知道只能在脑子想,不能付诸行动。

  最终,许慕还是没有撑到十二点,和这人靠在一起太舒服了,结果最后也和秦深一样直接躺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每年秦科都要和大家一起去寺庙烧香,今年自然也不例外,他没忍心叫醒许慕,轻手轻脚的出了门,便和大家一起结伴去寺庙。

  许慕一觉醒来就是凌晨两点了,去烧香的秦科还没回来,倒是半夜醒来的秦深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里的广告懵圈的看了好一会儿,看他醒来,和他说:

  “我爸爸去烧香了。”

  许慕应了一声,听到外面的大街小巷放鞭炮的声音,和秦深互相嫌弃:

  “我们俩的瞌睡是哪里来的,明明那么大的鞭炮声,竟然没被吵醒?”

  两个人面面相觑的看了很久,秦深突然说了一句话:“因为我们两个是小孩子。”

  “谁是小孩子,我可不是。”

  秦深马上底气十足的说道:“这可是我爸和我说的,他说你也是个孩子,长不大的那种。”

  秦深说完,伸了懒腰,哈欠连天的上了楼:

  “我要先睡了,晚安。”

  许慕在楼底下愣了许久,脑海里一直在重复秦深说的那句话,难道这么久以来,秦科一直都把他当成当年那位十八岁的叛逆少年,可是,他明明都已经成年了,长大了,到底哪里像小孩子了?

  他想,所以他们到现在还没什么实质性的接触,完全是因为秦科一直认为他是个孩子?

  许慕想到这些,突然觉得自己做人怎么做的那么失败,对秦科的色-诱,好像从未成功过,所以他对自己的喜欢,直接和自己的死皮赖脸挂钩,能有今天,都是他一个人在拼命的追求和主动,完全体会不到秦科有什么主动的地方。

  他石化一般的愣了许久,脑海里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

  难道秦科,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和秦深一样的孩子?

  有了这个想法以后,许慕直接困意全无,心里越加的烦躁不安,干脆跑去秦科的浴室里洗澡,好安慰安慰自己冷静不下来的脑子。

  他刚刚从浴室里出来,就听到楼下关门的声音,大概是秦科回来了,他只穿了浴衣,出了门站在走廊上,果然看到秦科拎着寺庙里派发的米糕回来:

  “秦老师,你回来了?”

  秦科应了一声,看了眼穿着浴衣的许慕,径直走到自己的房间里,许慕跟着秦科进去,和他说:

  “秦老师,你可以叫醒我,我最近放假,不用担心我起不来。”

  因为是和村委会的大家一起组织去的,秦科担心带上许慕他会说错什么话,也并不太想带他去,既然他睡着了,那也刚刚好,他看许慕很较真,便和他说:

  “下一次带你去,就我们两个。”

  他说完,拉开自己的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一个红包,交给跟在身后的许慕。

  许慕看了看,这是在给他压岁钱,他真的还当他是个孩子,竟然还给他压岁钱,他想起秦深说的那些话,心里没来由的有些伤心:

  “秦老师,你是不是一直把我当小孩子,对我的喜欢也是因为我一直对你死缠烂打?”

  “没有,我只是……”

  “阿深说的,你和他说我也是个孩子。”许慕第一次知道自己在秦科心里是个什么样的地位,这人不合时宜递过来的压岁钱,像是在他的心上压了一块大石头,他甚至开始怀疑,秦科是不是怀着哄孩子的心态去对待他喜欢的那颗心。

  “我是和她说过这样的话,我只是觉得这样说会让她更乐意和你保持朋友关系,并且你也的确是个不成熟的孩子。”

  “那你喜欢我,也是存着哄小孩子的心态?”许慕听到秦科那样说,心里难过又委屈,看到他手里握着的红包,一直没有接过去:

  “秦老师,我不想你是因为我的死缠烂打才和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