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 > 一许秦心共余生

一许秦心共余生_第20章(2) TXT 全本 Z1Z1

  “秦老师。”

  依然如同那时候一样,一边叫着他,一边就忍不住的想要抬手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哪知被那人成功挡开,往后退了一步,这才喊了他的名字,那声音有些颤抖,也不知道许慕发觉没有:

  “许慕。”

  许慕想,还好啊,还记得他叫什么名字的,至少没认错人,也没叫错人。

  “秦老师,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啊。”许慕来之前就打好了一系列算盘,这时候自然是先哭诉一番自己的漫漫寻师路:

  “你调来这里教书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

  秦科看门卫大爷一直在看他和许慕,刻意压低了声音,问他: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许慕按照之前易谦和他说的话如实转述:“我遇到易老师,易老师告诉我的,他让我转告你,不许打我,秦老师,我这些年……”许慕顿了顿,觉得这种话不能在这种场合下说出来,看了秦科一眼:

  “我一直在找你。”

  秦科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要放学了,我得回去布置作业,谢谢你来看我,我现在过的很好,没有什么好挂心的。”

  秦科说完就急匆匆的先进了学校,小学校规严,许慕本就没打算在这里纠缠秦科,听他说过的很好,没什么好挂心的,看他脸上毫无波澜,许慕的心自然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只是目视着那个背影消失在教学楼的拐角处,一个人站了很久,这才走到大马路上,顺手招来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七里村。”

  那司机看许慕像是外地人,并未多说什么,带着许慕溜了一圈,然后停在七里小学不远的地方,讹诈了他二十块钱。许慕下了车,并未注意到自己被讹诈了,心里美滋滋的,马上就寻着门牌号去秦科家里蹲点了,这次不远万里过来,哪里能什么都不做就走了,他可不是当年那样,这次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果不其然,许慕在秦科家楼底下等了没多久,就看到秦科回来了,那人见他竟然找到了家门口,开了门,等到他进去了,这才关上门问许慕:

  “你想做什么?”

  许慕回答的干脆又果断:“秦老师,我是来找你的。”

  秦科放下钥匙去厨房淘米做饭,并未继续和他说话,这人的臭脾气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闷叨叨的,许慕看他把自己当空气,走上前,抬手把手龙头一关:

  “你看不出来我还喜欢你?”

  秦科把米放到案板上,转过身去和他说:“我不太想有人打断我的生活。”说完,主动走到大门口开了门:

  “你快点回家,来那么远的地方,你家里人会担心。”

  “秦老师,你就那么害怕见到我?”

  秦科哪里还管许慕说什么,看许慕不肯走,拉着他的手腕就想带他出去,谁料刚好碰到女儿秦深放学回来,撞了个正着。秦深只盯着眼熟的许慕看了一眼,并没有认出来,她刚刚开口问了一句:“爸,我们家来客人了?”

  秦科就趁此机会把许慕赶了出去,关了门:“是走错门的。”

  说着这些,秦科便开始一言不发的在厨房继续煮饭,大概觉得煮饭很麻烦,干脆又换成了煮面,他克制住,没去想外面的许慕到底回去没有,只是心不在焉的煮了面给秦深,自己没吃,上了楼之后就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九年,那个他本以为,已经成为了过去式的人,现在又像个幽灵一样的出现了,他本以为已经不用再想起这段尘封的感情了,可他心里清楚的很,许慕的出现会把他平静的生活打乱,会让他再一次六神无主,心绪难安。

  秦科早早洗漱完毕,躺在床上一直翻来覆去的,最后,他干脆起来,拿了凳子踮起来,去衣柜的最顶层翻出好几张旧照片,这是许慕唯一的一张照片,是那年新生入校提交到易谦那里去的,临走的时易谦交给了他:“算是个纪念吧,你俩就这么完了,可惜。”

  他那时候有些自嘲:“本来就不可能。”

  从带着女儿背井离乡的那时候他就以为,也许这辈子再也不可能遇见了,这不过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他尘封在心里,从未告诉任何人,也没想过再去敞开心扉的去接待谁,原来命运是喜欢开玩笑的,本以为错过的人,还是遇到了。

  他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把照片重新整整齐齐的放好,继续躺在床上发呆,后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被闹钟吵醒的时候,天空刚刚露出些鱼肚白,他刚要下楼,就听到秦深在门口大喊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