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 > 一许秦心共余生

一许秦心共余生_第11章 TXT 全本 Z1Z1

  仅管是在上实验课,秦科也不忘给他灌输一些历史知识,他没听到许慕的回话,这才看到许慕刚刚卷上去的衣袖掉下来了,他手上戴着手套,没办法给卷上去,就借用腰部和手腕上的摩擦把袖子蹭上去,看起来还挺费力,他把自己的手套脱了,主动伸过去抬手给他挽袖子,一边挽袖子,一边继续刚刚没有说完的话。

  许慕把目光落到他给他卷衣袖的动作上,他做什么事情都很专注,此时就垂着眼耐心的给他卷衣袖,嘴上还在说着关于焰色反应的来历,一整个安静的实验室里,就只听到他的声音,轻缓的响起来,全部涌进许慕的心里。

  声音真是好听。

  许慕心里刚刚冒出这个想法,秦科就拉住他的手腕,衣袖直接撸上去:“一会儿回去应该就能穿你自己的衣服了。”动作一气呵成,再把手放下来,许慕就觉得被他拉过的手腕,滚烫滚烫的,他有些尴尬,便说道:

  “秦老师,你说我考不考得上这所学校?”

  秦科只说了一句鼓励的话:“你那么聪明,你想就肯定能考上。”

  许慕心里顿时受了鼓舞,听到秦科问他:

  “陶弘景是谁?我刚刚给你讲了这个人物的历史。”

  许慕沉默了半响,看了看秦科,又看了看面前的酒精灯,赶紧把酒精灯点燃:“秦老师,不是来做实验的么?”

  能不能不要想着随时随地都补充他文科方面的知识啊,他和历史人物有深仇大恨吧,谁都记不清楚。

  秦科自然没有为难许慕,两个人一口气做了七个实验,默写了几页纸张的公式,把大半天的时间都耗在实验室里面了。

  从实验室回去的路上,易老师的车被他骑走了,两个人是走回去的,到了秦老师家的第一件事,许慕便马上摊在沙发上不想起来了。

  腿疼,加上大半天塞了太多知识,一时间难以消化。

  秦科从阳台把许慕的衬衣拿进来:“干了,要换上吗?”

  “换。”许慕对于身上这件不合尺寸的衬衣意见很大,现在终于可以脱了,当然是马上就答应了。

  秦科把衣架取了递给他,那小子大概是平日里随心惯了,毕竟这里只有两个大男人,马上就把身上的大衬衣脱下来,半裸着,去解干净衬衣的纽扣,出人意料的,这小子外表看起来挺瘦的,其实并不纤瘦,手臂上能看到肌肉线条,男人特有的倒三角特征,倒是挺明显的。

  大概连秦科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在注意许慕的身体,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刚好对上许慕眼里的目光……

  许慕懒得从沙发上起来,就坐在沙发上,毫无顾忌的脱了秦老师的衬衣,脱完了才想起来秦老师还在,转过去看了他一眼,发现秦科在看自己半裸的身体,本来没什么的,都是男人嘛,想当初还和一群哥们儿去过男澡堂,但是现在,突然想起自己对秦科的图谋不轨,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脸红了……

第15章

  许慕没留在秦科家里吃饭,因为何慧兰回来了,这次何慧兰去外地大概待了十多天,再回来,整个人都变了,用许慕的话来说,是变得更时髦了,大概是生意做的还不错,何慧兰一来就带着许慕下了饭馆,本来邀请了秦科的,但秦科借口要去接送孩子,最终没有和许慕一起来,毕竟是母子两的处时间,秦科还是希望许慕能在何慧兰这里得到一些温暖。

  在饭桌上,何慧兰问了很多许慕的近况,许慕在何慧兰面前把秦科夸上了天,甚至告诉何慧兰,自己放学途中遇到了拔毛队,秦老师因为帮他而受了伤的事情,仅管事故被改编的夸张又毫无可信度,但许慕受了伤的腿就是最好的铁证,何慧兰最终还是信了。

  何慧兰心疼了自己儿子半天,又和许慕说了很多话,无非也就是让许慕浪子回头,好好考大学的事情,后来,何慧兰给许慕送了一条手串,那条手串很简单,用红绳编起来,上面绑了两颗椭圆形的金珠子,有点像是小时候孩子们套在手上的幼稚玩意儿。

  “这是我在杭州给你求的手串,算命先生说,带上这个你的性子就乖了。”

  许慕看着那条简简单单的手串,看何慧兰给自己戴上去,也没反对,在心里觉得有些好笑,这手串那么有用,那世界上早就没有浪子了。

  母子两难得见一面,秦科还刻意给许慕放了半天假,本来以为能和秦老师再待一天的周末,许慕不得不和何慧兰度过,这次何慧兰回来,主要是像许慕报告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情,自然就是大订单已经签下,第二件,对于许慕来说就是大喜事了,何慧兰只留在许慕身边几天,这之后大概有一个多月不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