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 > 一许秦心共余生

一许秦心共余生_第10章 TXT 全本 Z1Z1

懊悔,大概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会在这个人面前哭的,控制不住的,想要抽自己两嘴巴子。

  可是那人没有给他抽自己嘴巴子的机会,只是在他像个娘们一样哭的不成器的时候,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你不哭的话,我就不疼了,行不行?”

第13章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的是个好神奇的存在,有的人会在慢慢相处的过程中,悄无声息的融进你的世界里,等你意识到的时候,这人早已根深蒂固。

  秦科于许慕而言,便是这样的存在。

  两人坐在拥挤的沙发上,只有一盏明晃晃的灯光。许慕坚持要帮秦科处理伤口,脱下衬衣来的时候,许慕还听到秦科倒吸了一口冷气,横跨在背上的青紫伤痕格外明显,中间段渗了些血,早已干了,看的人一阵心疼。

  怎么会不疼,都伤成这样了,怎么能不疼呢?

  许慕拿沾了药水的棉花,小心翼翼的擦去他背脊上的血迹,喊他:“秦老师。”

  秦科又听到许慕叫他了,今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混小子叫秦老师的称谓,叫的特别温顺,那感觉就像是一只小鹿,温顺中又带着一点点说不出来的感觉,那种感觉,秦科觉得,姑且可以分到依赖那一类去。

  “你哪里不舒服?”

  秦科没转过身,像是前次他帮许慕的耳朵上药那样,他一抬头,看到的也只是在镜子的倒影里低着头给他处理伤口的许慕,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许慕的脸有些红红的,但手上的力道却掌握的恰到好处,一点也不疼,他看不到许慕的的脸,只能感觉到许慕耐心的,一点一点的擦他的背脊,沉默了很久,许慕才说:

  “秦老师,我想考大学。”

  这是许慕第一次主动说出这样一句话,心甘情愿的,没有再把这句话当成一种负担,一种责任,就好像考大学的事情,已经成了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大概有过叛逆期的孩子都经历过这样一段迷茫又无助的时期,最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会突然间恍然大悟,也许是因为周围的环境,也许是因为长辈的教导,也许是因为,那所谓的,突然间长大了。

  那晚,许慕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早上醒来的时候,秦科早就起了,阳台上晾着两个人的衬衣,许慕身上只穿了背心,枕头旁边放着一件干净的衬衣,看到许慕醒了,秦老师对站在自己面前看他烧菜的女儿说道:

  “摆筷子,喊哥哥吃饭。”

  小丫头屁颠屁颠的从厨房跑出来,不紧不慢的拿碗,摆筷子,这才对着许慕喊道:

  “哥哥,起床吃饭了。”

  秦老师把仅有的小卧室都让给小丫头了,客厅和秦科的床铺挨在一起,显得有些拥挤,许慕穿好衬衣,才发现和自己的尺寸不合,又把袖子卷了好几道,小丫头笑话他:

  “哥哥,你穿我爸爸的衣服,好丑的。”

  许慕默默的囧了一下,看了眼阳台外明显还没干的衣服,看秦科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想起小丫头说自己丑的话,更不好意思了,默默的抬手揉了揉鼻子,听到秦科说:

  “哪里丑了,挺好看的。”

  许慕顿时又有些心花怒放了,从床上下来,跛着脚进了卫生间洗脸刷牙,顺便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秦科长得很高,衬衣也比他的大了好几个码数,现在套在他身上,不仅空落落的,还有些滑稽,许慕默默的用头撞了撞浴室的墙壁。为什么那么容易把秦老师的客套话当真……

  这么丑的样子,完全不想出去了。(;′⌒`)

  ——

  吃完了早餐,秦科先把孩子送去幼儿园,小丫头就读的幼儿园是学校里私办的,全托,周末也可以把孩子送到哪里看管,自从接了许慕的补习,有时候周末忙不过来,秦科也会把孩子送到哪里。许慕腿脚不便,知道今天秦老师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就是想给自己好好的补习,就坐在阳台上看秦老师带着小丫头去幼儿园的背影,顺便盯着自己的衬衣看。

  春天风大,看起来快要干了,希望一会儿就能换回自己的衣服,现在自己穿的不伦不类的,连他都嫌弃自己。

  他在阳台上等了没多久,脚程很快的秦科就回来了,许慕忙去给他开门:

  “秦老师,是不是要补习了。”

  秦科收拾着桌子上的文件,应了他一声:

  “去学校里找个教室补习,状态进入的要快一些。”

  许慕的作业本都放在家里,什么也没带,秦科拿了一本空白的笔记本给他,顺手抽出一张试卷,带上备课本和笔袋,一气呵成,似乎在昨晚就已经考虑过今天要怎么帮助许慕补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