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 > 一许秦心共余生

一许秦心共余生_第8章 TXT 全本 Z1Z1

  许慕听到秦科这样说,不服气的抬起头来:“我说,他们不是垃圾!”

  自从这混小子对学习变得主动了之后,秦科早已把当初吓唬他的那把尺子带回家了,这时候没带在身上,可这混小子撅着脾气瞪人的样子又格外的气人,秦科想也不想,抬手就对着许慕的屁股来了几巴掌:

  “倔脾气,我看你就是找打的料子。”

  一动气手来,刚刚心里想着要压下去的怒火全部冒出来了,秦科一边打,一边问许慕:

  “什么叫小后爹,小后爹是你叫的?”

  秦科心里介意许慕说他是小后爹的事情,这明显就是觉得自己和何慧兰有什么,能有什么呢?现在的学生,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他一边打,一边教训:“你别总以自己的思想为世界中心,我不想当谁的后爹,也不想被挂上后爹的头衔,我这辈子养我女儿就够了。”自打接纳秦深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以后要承担的是什么责任,是比同龄人更多的责任和压力,听到许慕这样说他,心里难免要难过,说道:

  “我不能像易老师那样,一个人出去踏青,也不能把小孩子独自放在家里,我肩膀上担着我的家庭,我的女儿,我知道我是谁的父亲,也知道我对女儿是怎样的,不需要你冠上后爹这样的坏头衔!”

  许慕屁股上是那人一巴掌一巴掌打过来的疼痛感,听着秦科说这样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点心酸,可许慕性子倔,口是心非的揪着秦老师说王晓是垃圾不放,语气更重了:

  “那你又凭什么觉得王晓是垃圾,不读书的孩子就是垃圾吗?”

  “你有种就说说他怎么不是垃圾?!”

  “我没种!”

  “你连措辞都没有,又怎么去说服别人?自以为那是所谓的兄弟义气,等你混完光阴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他到底是不是垃圾。”

  秦科这才放了许慕,手也打疼了,拿了带过来的备课本,冷眼瞪了许慕一眼,丢下一句:“你好好想想。”打开门就出去了。

  许慕摸着疼痛的屁股走到阳台,看到他下了楼,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他的视线里,这才折回房间,看了看桌子上放着的酒,哗的一下全部掀翻,啤酒全部洒了出来,弄的满屋子都是酒味:

  “去你……”想了想,许慕看到地上乱七八糟的啤酒瓶,小声的骂了一句:“去你大爷的。”

  他一个人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抬手抹了抹脸,干脆把灯关上,掀开被子,趴在床上,心里的委屈和不解一涌而上,他摸了摸被秦科打的生疼的屁股,心里既觉得难过,又觉得委屈,连晚饭都不想吃。

  大人的世界小孩子永远不懂,王晓怎么会是垃圾,他经常维护他,帮他打架,还收留他,这样的人才不是秦老师所说的垃圾!

  ——

  许慕睡的很不安稳,梦见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包括小的时候,他偷看到何慧兰带着别的男人来家里的那一幕,那时候的许慕并不懂为什么何慧兰只穿着内衣和那个男人躺在一起,也是那时候,开始心烦见到何慧兰,见到何慧兰的那些男朋友,不想听她的话,不想被约束,不想当个乖孩子。

  何慧兰是个强势的女人,在她的眼里,生意永远比孩子重要,从未对许慕有什么精神上的关心,有钱的时候就拿钱给他花,只要看许慕健健康康,没病没灾就行了。

  等何慧兰意识到儿子已经叛逆到一个地步的时候,早已拉不回来了。

  梦境里,何慧兰还是摆着她的大嗓门,指着他的鼻子骂:

  “小祖宗,你什么时候给我考个高分回来,慰藉慰藉你老爹的在天之灵。”

  “你还记得我爸啊,我可看到你换了好几个男人了。”

  许慕是遗腹子,完全不知道自己爸爸是什么样子的,只在黑白照上看过,很年轻,眉间比何慧兰温柔了许多,何慧兰也从不会和许慕说父亲的坏话,只告诉许慕,他是个有勇有谋的好男人,她是追随着亡夫的步伐的,势必要把丈夫想要光宗耀祖的心愿达成。

  所以,在许慕的童年里,大多数是和邻居的孩子混在一起,从早玩到晚,嫌少会有何慧兰出现的记忆。

  形同虚设的母亲,缺少关爱的童年,许慕觉得自己就像人们说的那样,是个有娘生,没娘管的野孩子。

  许慕满头大汗,连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睡的很不踏实,直到感觉到有人拿冷水敷在他的脸上,用毛巾擦他的脖子胸膛,他微醺着睁开眼睛,才发现视线里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秦科,许慕侧躺在床上,脸上凉凉的,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晚上九点半,原来他“睡”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