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 > 一许秦心共余生

一许秦心共余生_第4章 TXT 全本 Z1Z1

了迷,许慕又呸了一声:

  呵,他是文科状元,字写得好也理所当然。

  许慕随便翻了翻,把语文书丢到桌子上,想了想,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劲,十分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小黄毛:

  “写就写,我怕你啊。”

  说完,拿出刚刚自己随便写的半命题作文撕了,重新开始认认真真的写。

  他沉寂在自己的纠结体世界里,自然没注意到刚刚摔门就走的秦老师,巧妙的靠在他房间的窗子旁边,观察者他的一言一行。看到这混小子还算主动,心里也算得了些安慰。

  也不是什么无可救药的孩子,从小的随心所欲和对学习的排斥,早就把这个男孩子的脾性磨的格外气人,他当老师教龄很短,从没遇到过这种叛逆又个性的学生,还不知道怎么对症下药。

  许慕需要一剂良方。

  他有些迷茫,不知道怎样才能把这个小混蛋从深渊里拉出来。

  ——

  许慕有史以来写的最认真的一篇半命题作文,写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快要黑了,肚子饿的咕咕叫,何慧兰留下的饭菜早就吃完,又是随便煮碗面,草草吃掉。

  睡觉之前,他不安的思考着,怎么才能把秦老师叫回来。

  要不直接等何慧兰出差回来,说自己把秦老师气走了,让何慧兰出面。

  可这秦老师的脾性他也摸不清楚,何慧兰出面也请不来怎么办?

  他整个晚上都在想关于秦科不来教他的事情,导致又做了个像前次那样色气满满的春梦,半夜醒来的时候,许慕蹲在水池边洗内裤,顺便狠狠的掐了掐自己的脸,看了看手掌上被他的戒尺打红的手心,骂道:

  “许慕,你完了,你可能有病了。”

  可第二天,昨晚还困扰在许慕心里的那个问题,很快就迎刃而解了,因为秦老师主动找上门来了。

  那时候许慕还裹着被子,趴在被窝里看小人书,听到敲门声,想到的只有两个,要么是何慧兰,要么是自己的好哥们王晓,何慧兰平常都会大喊大叫的,现在不出声,他自然以为是好哥们儿王晓,披着被子就拉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秦科时,一张小脸僵死在脸上,顿时,笑都笑不出来了。

  他上半身就没穿衣服,赤着膀子,枯黄的头发就像稻草一样的顶在脑袋上,活脱脱一个披着被子的邋遢鬼形象,许慕几乎是想都没想,啪的一声,就把秦科给关在了门外,然后飞奔回房间换了衣服,,随手抓了把头发:

  我去啊,这秦老师来别人家里拜访之前都不打招呼的?

  想起刚刚自己那样邋遢的模样,许慕在刷牙的时候,撞了撞面前的墙壁,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欢欣雀跃的:

  秦老师主动找上门来啦,不是真的被气走了,太好了!

  心里到底是惊喜要更多一些,火速弄完,许慕不忘拿上昨天刚刚写好的作文放到客厅的桌子上,秦老师一进门就能看到,他昨晚真的有很认真的在写作文的。

  他这才拉开门,这会儿才注意到,秦科并不是只带了他一个人来,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带着小帽子的萝卜头,是个短头发的女孩子,大概四五岁的模样,小萝卜头有点怯生,这会看到秦科头上的小黄毛,拉着秦科的裤腿,往后缩了缩,童言无忌:

  “爸爸,这位哥哥好像一只狗哦。”

  许慕:“……”

  知道什么叫石化在原地吗?他辛辛苦苦的打扮一番出来,被这人的孩子人小鬼大的骂了一通。许慕当场炸毛,蹲下身,咬牙切齿的:

  “我怎么觉得你也像狗?”

  软乎乎的小萌妹口齿不清,一脸骄傲的说道:“我知道啊,我是萨摩耶那种狗啊。”

  许慕听秦科举过例子,说十八岁就结婚的事情,自然第一想法就觉得,这就是秦科的女儿,直起身子就问:“秦老师,你女儿都那么大了?”

  “嗯。”

  秦科没把自己和养女认识的始末告诉他,只晃了晃手里的大竹篮,也没问他功课的事情,说道:

  “收拾收拾,和我女儿一起去踏青。”

  秦科没有问他愿不愿意,直接用了肯定句,许慕没有拒绝的机会,也不知道秦科打的是什么注意,但这人主动找上门约踏青,他要是拒绝,那就真的不识抬举了,马上进门穿鞋子,不忘把自己辛苦写的作文拿出来交给秦科:

  “秦老师,我写的作文,很认真写的作文。”

  他想讨这人开心,在很认真三个字上下了重音,但秦老师显然并没有达到他期望的那样对他微微一笑,只是接过去,叠好了放在背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