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 > 一许秦心共余生

一许秦心共余生_第3章 TXT 全本 Z1Z1

问:

  “你发什么神经,大晚上洗衣服?”

  “你管得着?”

  “明天不上学了,忘记你秦老师和你说的话了?”

  许慕不耐烦的应声道:“去的,去的,我去还不行吗。”

  看何慧兰关了房门,许慕这才蹲下身继续搓床单,动作过大,蹭到背了,许慕嗞了一声,感觉到背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中午被混混头子的双节棍打的疼死了,都落到背上了,现在突然躬身,疼的直冒冷汗,许慕找了个凳子,继续坐在水池边洗床单,洗着洗着,又想起秦老师躺在床上的样子,干脆打开水龙头往自己脸上泼了水。

  这秦老师是有毛病吧,老来自己的脑子是干什么?

  ——

  第二天,许慕果真听话的去了学校,然后……趴在学校的课桌上睡了一天……

  他放学到家的时候,秦科早就备着课本在他家门口等着了,他屁颠屁颠的跑上前,开了门,嬉皮笑脸的问:“秦老师,您这么早就来了。”

  “课少我就来得早。”

  秦科进去之后,径直往许慕家客厅的大桌子那边走,何慧兰又出门了,在桌子上给儿子留了饭菜,现在看起来有点油腻腻的,许慕看他穿的白衬衣工工整整的,忙开口:

  “秦老师,我房间有书桌,去我房间补习吧,够用。”

  这大概是今天许慕说的最后悔的一句话,因为当他打开自己房间,主动让秦科进去的时候,完全没想起来自己的房间是什么样子的。

  房间不怎么大,规规矩矩的四方形,有一扇窗子,此时,窗子上还挂着他昨晚洗好了不好意思晾出去的内裤,这会儿内裤正在迎风飘扬,要多乱有多乱。

  许慕脸皮第一次那么薄,生怕秦科对他的房间评价什么,红着脸舔了舔嘴唇,拉开椅子:

  “秦老师,你坐。”

  许慕的书桌大概是这屋里最干净的一块地了,因为上面只有几本小人书,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许慕忘记背上的伤了,拉开椅子,刚刚靠上去就嗞了一声:“你妈啊,疼死我了。”

  看秦科看着自己,许慕马上给自己嘴上来了一下,眉头扭在一起,解释:“昨天弄的,没好。”

  许慕把摊开的教学计划合上,拉了拉他的衣领:“衣服脱了,我给你看看。”

  脱衣服?不不不,不好吧……

  许慕拉着自己的衣袖,看了看秦科,有点不好意思:“不用了,就小伤。”

  秦科懒得和许慕废话,语气有些严厉:“脱了!”

  许慕突然觉得自己像个被架在绞刑架上犯人,看了秦科一眼,就把T恤衫撩起来,盘腿坐在椅子上,转过身去:

  “不严重。”

  这小子看不到自己的背部,当然看不到自己有多严重,背上全是一条一条青紫的伤疤,有的里面还有污血。

  后来许慕在家里翻了半天才翻到一瓶药水,秦科拿过去看了看日期,拧开给他上药,屋子里很安静,只有他们两个人,三月的风刮进屋里,只听到风晃动着窗帘的声音,许慕面朝着窗子,撩着自己的衣服,晃眼看到窗子上面晾的内裤,想起昨晚上那个莫名其妙的梦,脸上有些烧红烧红的。

  正巧这时,许慕的T恤滑下去了,秦科顺手撩起来,手指就擦在他的肌肤上,许慕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想到了哪里,紧张的把脑袋埋到膝盖上,顿觉自己脸上全是一阵一阵烧红的羞臊感。

  这男人身上,好像有某种吸引他的诱惑力……

第4章

  秦科看许慕像只小鸵鸟一样的弓着身子,并未注意到他绯红的脸颊,抬手捏了他的背脊,提醒他:

  “直起来。”

  许慕哦了一声,又直起身子,大抵是因为昨晚哪个梦境,现在也不敢再看他了,没听到秦老师和自己说话,许慕便主动挑起了话题,问他:

  “秦老师,你打架挺厉害的啊。”许慕自小就很佩服会打架的男孩子,所以才会和自己的哥们王晓混的很熟络,因为王晓也是个打架很厉害的家伙,许慕人长得不错,是学校里好多女孩子的爱慕对象,和女孩子关系倒是挺好的,反而在男生群里特别容易招仇恨,王晓在学校的时候一直都袒护他,或许这就叫哥们义气,许慕对王晓同样也是仰慕的。

  他想起昨天自己在秦老师手底下得救,心里一直没忘记这件事情,也一直没有道谢。这时候想和秦老师说声谢谢?想了想,又说服自己,算了吧,他也不像是那种需要谢谢的人。

  秦科把棉签丢到垃圾桶里,拉下他的衣服,顺手轻轻的抚平了一下,看许慕转过身来,回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