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萤朱 [源氏物语]

萤朱 [源氏物语]_第46章 TXT 全本 20180129

:“许是路上耽搁,再等一等吧……”

东宫在朱雀这儿用过膳后就告辞了,原本安静的居舍随着日暮的降临越发幽静起来。夕阳橘色的光线如斯温柔,将整个庭院都变成了暖色。朱雀站在门前,回忆起萤的温柔笑意,一如此时光景。

遇景思人,可真叫人又哀又叹。他默默呆立许久,方掩饰住满面的惆怅与幽思,进了屋内。走到桌案前,朱雀再一次取出那封已经看了无数遍的信。这一次不过刚看了一个开头,便已然落下泪来。他忙忙将信纸拿开,免得被自己的泪水不慎打湿。

待整理好了泛滥的心绪再展信而观,眼前的景象竟再一次被泪水模糊了。

朱雀也不知道自己今日为何突然被东宫一句话牵动了情绪。压抑了许久的思念似是春水泛滥一般涌泄出来,如何都止不住。只觉身边的任何一处皆是萤的影子,奈何真人却不在自己的身边。萤宫此一去已是年余,偶尔传回寥寥几封信来。

可最近的消息愈□□缈,最近的一封手书朱雀来来回回看了无数次,看一次便想一次。想到夜夜不能入眠,万般苦闷无处可托。若非是那信上的语句笔触皆是万般柔情,朱雀甚至开始惶恐自己可是遭了厌弃。若非如此,为何至今不见人回来呢。

那年池庭相询,萤宫眼中全部的殷切最终都因朱雀的一个动作黯淡了下来。说他乃是万念俱灰而去也并不过言。自此不过半年,传来承香殿女御身体抱恙欲回故乡的消息。接着山高水远,便也不知人去了哪里。

此时朱雀回忆起来也说不清当时的心境,将所有的罪责怪罪到萤宫头上当是不妥的。做错事的并非是他,光源氏的事本就是一个惊雷般的存在。随时有可能被人发觉并加以利用。若真当事发事追究,该怪罪的也并非是揭发此事的人吧。

至于问当年朱雀因何不愿应下,细思之下也已不明晰。许是心中怨怒犹在,很是愤慨萤当时借着此机,算计无辜东宫的举动。亦或是觉得不能就这样不负责任的丢下稚嫩的东宫一人。

朱雀并非不想走而是不能走。至于萤宫殿下被多年苦等折磨得心智崩塌,看到朱雀微微躲避拒绝的眼神,已然是万念俱灰。

后来,东宫曾与陛下说起萤宫将亲信皆全数托付的事情。朱雀也才终于明白过来,当年的萤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拥抱了自己。

只是当年他离开的太突然,朱雀甚至都来不及解释上一句。虽有鸿雁传书,鱼递尺素,可终究是心内难平。

虽说这两年朱雀也在稳当地动作着,慢慢将手中的权位交递出去。但是正因没有定数,才是越等待越心慌。或许有一日,朱雀终于等不下去了,便也轻装简行出了御京,到天涯海角的另一边去寻找相思之人的踪迹了。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朱雀再又细细读了那份旧信,心中反复激动的情绪才稍稍安定一些。珍惜而小心地将信纸收进盒子里,他捧着盒子走到了柜前。信上所示问候之语实在让他心伤怀念,眼前总是能浮现人影,叫他持不住这等轻薄的纸张。

面前这个高大的立柜里收着全部有关萤宫的东西。当年的书与琴,笛与画。不曾用完的送来的熏香,艳丽如火神鸟一般的珊瑚。那都是他们最美好的过往;是此生不可磨灭的痕迹;是朱雀睹物思人,一站便是一天的地方。

打开柜门,朱雀将装着信的盒子轻手轻脚地放了进去。站了许久,才轻柔着动作取出一物来。那是一个袖珍的琉璃瓶,是某次随着来信一起送来的。它全身通碧,瓶口用金线缠绕着,可做腰间垂荡。不过小指左右的长度,瓶肚甚是圆润可爱。摇晃之间,可听得滚动脆响的声音。

朱雀得到它许久都不曾仔细看过,生怕勾住何等缠绵的情绪。而今日他终于有勇气拿出这个信物来。

打开瓶盖往里细看,便可见瓶底有几粒被风存晒干的草木果实——

是莲子啊。

作者有话要说:  朱雀与莲仿佛,莲子,亦是恋子,恋着你呀……

哦曹,萤你太甜了!捂心口……

——————————————————

快完结了哈!再说一次哦,是正文完结后入V,有个现世的番外!

第122章 信鸟

青色的海波拍打过沙岸,雪白的海鸟啼叫着从远方飞来,仿佛带来了什么信号。远处一艘从别国驶来的商船正在人们的帮助下靠岸。那等热闹的场面可真叫人期待。过不了多久,这艘船上的精美物件就会开始交易,然后经此流向各地贵族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