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萤朱 [源氏物语]

萤朱 [源氏物语]_第42章 TXT 全本 20180129

虽然各亲王都奉献了祭品,但都比不上源氏公子的。许是真的是因为怀念自己的父皇吧,才会献上这样诚心的祭品。

自上次的事情结束后,看到源氏那憔悴哀愁的模样。大家从原本奚落议论的态度,都变成了同情。觉得怎么会有这样大的罪过来惩罚这样一位美丽的人呢。大概是因为上苍都在嫉妒他,所以总用一些绝世佳人才会招惹的过错来折磨他吧。

这样说啦,似乎始终不绝地夸奖这位人物。不过,说真的,从才貌上来说,他的确是叫人百看不厌,永远新鲜,故而不得不然了。

在法会最后一日的结愿时,中宫之君突然向菩萨宣布出家皈佛之旨。由于事出意外,众人皆大为震惊。纷纷茫然不知所措,中宫的兄长竟然在仪式中途退入帘内。

萤兵部卿宫坐在人群中间,听着大家议论纷纷,看着源氏公子可称作是失魂落魄的表情。他捏着手中的佛珠一颗一颗拨动着。忽然,那串珠玉打磨而成的佛串忽然散落了一地,掉在地板上发出脆响的声音。

周遭的人都被这变故吓得了一跳,忍不住看向他。萤盯着散落在脚边的一地玉珠,用一种缓慢的声调叹息道:“……这可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啊……”

也不知他指的是何事,但是大家都点头附和着。今天中宫突然宣布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意外了。这一举动意味着许多事情,难怪亲王会如此失态。

倒也有敏感通智的人想到那位东宫殿下。母亲出家,原本的监护人也马上要离开御京,那么他能依靠的人也只有那位萤宫殿下了。走到这一步,本以为是照旧的争利夺权,结果最后的赢家依旧是那个最冷静的人么。

萤坦然地接受着那些晦涩不明的打量目光,耐心而沉默地等待着帘内的动静。虽然这样的等待总是会耗费一点时间。可是在好戏开场前,一些必要的等候才是诚意的表现,不是么?

·

中宫近乎是恍惚着听着兄长对自己恼怒的质问。只看到兄长一开一合急切的嘴巴,却听不到他到底说了什么。藤壶殿下呆坐在褥上,身上那身颜色深重的尼衣如一层厚厚的翳遮住了双眼,跌入一层茫然的境地里。

刚才在众人面前宣布出家的决定后,藤壶殿下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仿佛终于可以从那荒唐的关系中解脱,此时的留下的泪既不是对尘世的留恋,也不是对他人的愧对,而是名为感激的热泪呀。

看到源氏公子惊愕失落的模样,藤壶中宫忽而觉得喜悦。在这段悖论的感情痛苦沉沦的自己终于脱离了泥沼,最后痛苦无比的人只有那个人了不是么。

亲王殿下询问了许久的原因,可中宫殿下一直沉默不语。到了后面,他近乎是恼怒地在质问了。此时,呆滞的藤壶殿下终于有了些许反应。她平淡地收回了脸上的情绪,淡然地说:“东宫殿下已经成年了,我也可以放心了。诡异佛门是我的归宿,还请兄长殿下不必再问了。”

被这冠冕堂皇的理由气了个半死,亲王几乎是怒吼了出来。那暴怒的声音都已经传到外面去了。外方的人听到里头的声响,都忍不住里面看去。

尤其是源氏公子,他像是突然惊醒过来一样。按捺不住动作几乎是要站起来了。可惜肩膀上一沉,他回过头,看到萤正伸手阻止了自己的动作。几乎是在一瞬间,光源氏惊出一身冷汗。

中宫近乎是在同一时间就察觉到了源氏的动作。她有一瞬间的惊慌,几乎成功地动摇了她的决心。然后十分庆幸光源氏没有做出冲动的举动。如果他突然闯进来,自己坚守的一切都会沦为笑柄的吧

果然到了最后,还是只想着自己,中宫在心中嘲笑自己。正是这么自私的自己,才会如此就轻易地说出这样的话。借着忍辱负重的名头,只不过是想要逃离眼前的苦楚而已——

藤壶殿下曾多次央求睿山的那位得道高僧来为自己说法,只为了能减轻心中日复一日加重的煎熬。在佛法中寻求平静,已经是这位高贵的人唯一可以找到的门路。但是源氏公子与尚侍的事情让中国陷入了无比的恐慌之中。

那物伤其类一般的感觉近乎要将藤壶的心凌迟。夜夜噩梦里,都梦到自己那等不光彩的事情败露。那颗逃离红尘的心越发剧烈,在三条院的府邸呆不下去了。

就在藤壶主动上睿山佛寺礼拜还愿的某一天,她意外遇到了已经从御所离开很久的承香殿女御殿下——当今兵部卿宫的生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