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萤朱 [源氏物语]

萤朱 [源氏物语]_第39章(5) TXT 全本 20180129

尚侍进宫没多久,东宫便搬进了朝阳舍。这一动作代表着这位皇子已将那未来人主的身份坐实。祝贺之声四面八方涌现而来,当如潮水一般。

这几年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若是右大臣一派要风光一会儿,左大臣那边也不甘示弱要得意一时。争锋相对本已是不稀奇,两边一块儿热闹倒也十分难得,前朝免不了要争闹一番。陛下原本还为此烦心过,现在倒是把这当做笑话一样看待了。

只不过,这次朱雀也有些担忧。并不是为了前朝你来我往,毫不相让地争吵,而是为了刚搬进朝阳舍的泉皇子。帅宫面上并不表露,心中倒也在惦念着。

泉这个孩子因为所有人都宠爱着他,身上有些娇气。与小时候的朱雀和萤不能放在一起比较。但是,这个孩子也无比的聪慧。得兄长的言传身教,骨子中的韧性和勇气很是不一般。

虽然在偌大的朝阳舍里感觉有些寂寞,但也不会为此任性胡闹。只在心中难过时,叫人转达几封信来,正恰到好处地勾起了爱操心的朱雀的担忧。萤在看到信后笑骂了一句狡猾,依然如泉所愿地将信递给了朱雀。

直到临睡时,朱雀还在因为担心泉皇子不停地念叨着,“唉,泉也是刚刚搬进朝阳舍,也不知他会不会觉得寂寞。”

帅宫被他念叨得烦了,撑着手臂往朱雀唇边凑去,“我还在这儿呢,怎么想着别人,嗯?”

湿热的气息就喷洒在自己脸上,朱雀有些发慌,赶忙去推他,“斋戒中,可不要乱来!”

“知道的,”此时便是要做些什么也不能。萤翻开身,抬手去握朱雀的手,“开个玩笑而已……你也不必忧愁,等斋戒结束,我们便能看到他了。”

萤这么一胡闹惹得朱雀心跳加速,烛光下观其样貌愈发觉得醉人。因帅宫撑着头侧卧的样子让人觉得十分可靠,劳累了一天的陛下便觉困意上涌。迷蒙之间,他轻声叹道:“正是如此,这个孩子可比我想得坚强多呢,真是令人想不到啊……”

东宫殿下的表现确实让人意想不到,但让帅宫真正感觉意外的却是中宫的态度。这位女御一直以来的胆小甚微,甚至有些草木皆兵地守候东宫的动作让人皱眉。萤宫本以为她不会同意这样过早得将泉皇子迎进朝阳舍去。

出人意料的是,这位殿下并没有对此表现出反对的态度。如此看来,这位殿下并没有迷失了一位中宫之主的身份,很多时候还是果断并有远见的。

不过这些都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插曲而已。别人的想法如何他并不在意,只要不妨碍自己的打算,只要达到最终的结果,这过程如何并不重要。

帅宫眼含温柔神色守着陛下睡着,见其神色已经安稳,抬手执起他侧鬓的发梢轻吻。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确实很多,但只要能守住自己在意的人,其他事情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

藤壶殿下如此果断地同意泉皇子离开自己身边,搬去朝阳舍,当然不止一个原因。最深切的便是因为她越来越忍受不住内心的煎熬,那遁入空门躲避红尘的想法越来越浓烈了。

大约是尝到了那四处放情的甜头,源氏公子便时刻不忘这位深爱着的人儿。时常写信前来一诉衷肠,并要求见面。中宫对此素来表现得十分冷淡,尽量保持着二人之间的距离。使得源氏对她这样的态度既是钦佩又是怨恨。

如今,这宫中的风势西行,殿下苦闷。对着皇宫越发生出厌烦畏惧的心里,时时归省三条院。偏偏源氏对中宫痴情未减,难免做出叫人提心吊胆的事。这使她甚为惶恐,日日夜夜都在祈祷叫光源氏断了对自己的念想。但是,不知对方怎么找到机会,竟不意又让他给偷偷溜了进来。

一旦相会,中宫只觉有如置身梦境一般。虽那诉情甜蜜到笔墨不能描绘,却也只能百般冷漠对待。内心矛盾愈发深重,故而终是难堪难忍,胸口作痛起来。源氏对此大感失望,内心甚至是怨怼的。思前想后,如陷黑暗之中。如失明般恍恍惚惚,天已明亮也忘了归去。

中宫突然病发,惊动了众人,许多人进出内里,显得异常慌乱。那源氏公子稀里糊涂地竟被关进了储藏东西的小室里。借着微弱光芒,他见中宫脸色苍白,愁眉紧锁,无限烦恼的样子却别有一番韵味。

她的相貌与紫夫人全无分别,身上高贵不可侵犯的气质也是相似,但因正当盛年,愈发有成熟女性的魅力。源氏虽十分庆幸有紫夫人这样的可人儿相伴,但眼前这人毕竟是从小便爱慕着的呀。她如今这样子虽身缠愁云,依旧美得不像话。

一时间他竟是意乱情迷,忍不住将身子挪到几帐内,轻轻牵动中宫的衣端。

而此时的藤壶中宫却陷入了一场噩梦当中。她又一次梦到了对自己深情厚意的先帝。面对丈夫的温情面庞,中宫心中痛苦挣扎,让她浑身颤抖起来。想到桐壶院对自己的宽容怜爱,行走到这种地步的自己简直就是咎由自取,罪无可恕。

若是这等私情泄露出去,或是传出什么谣言来,对东宫会有多大的不良影响。她本就该早早地斩断这段孽缘,可是东宫除了大将之君之外再无可依赖之人。故而凡事总要与之商量。中宫内心又怕又担心源氏之君会因为自己的冷落对东宫产生隔阂。

有时她忍不住想,不如将着引来皇太后嫉恨的中宫之位还回去,披挂尼衣出家而去。可就算自己能逃脱戚夫人那样的命运,但这等私情传出去,她与东宫皆沦为世人的笑柄。故而哪怕是心中抑郁了无生趣,但也为了爱儿也咬牙坚持了一段时日。

泉如此深爱着自己的母亲,几日不见便总缠着母亲嬉戏。丰富的头发,还有那一双温润的眼睛,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像他的生父,简直就是把源氏的脸颊挪过来一样。这样的脸就算当着女孩子来看也是十分漂亮的。

为什么他们俩长得这般相似呢?对于中宫而言,这一点如似白璧微瑕般令她感到不安。这也正是内心愧疚,怕世人议论的缘故呀。

在偶一次相会中,中宫殿下询问泉皇子,”假若隔些时日不见,以后看到我变成另外一幅样子,你会觉得怎么样呢?”

“什么样子,是像式部那样么?”东宫笑容灿烂地询问着。端详了母亲一阵,又说道“不,您一定不会变成那般模样的。”

“那是因为上了年纪变得苍老的缘故,”中宫殿下只当他还小尚不懂事,便又换了种说法,“而是说如果头发比她短一些,穿上黑衣服,就像那些夜晚上经的和尚一样。而且,以后也许更不容易见面了呢。”

她终于哭了起来,梦中爱儿的模样让中宫心生动摇,那份惭愧至悲痛的心情几乎让她不敢再见自己的孩子一面。可惜世事变幻,如斯艰难,总要有所选择。

中宫同意让泉殿下早日搬去朝阳舍的提议,自己隐退三条故居。纵使多人再来相劝也无意争锋,渐渐露出退让的姿态。

可惜源氏公子的纠缠不清让中宫并无机会感受到避世之后的清净。一阵熟悉的香气袭来,她一睁眼便看到那孽缘之人坐在自己旁边,对此意外之事中宫惊恐交加,不知所措突然躲开来去。

“至少,请你望一望我吧。”

源氏幽幽地哀求着,想把他拉到身边。未想中宫竟是滑下外褂逃离开去。大将眼疾手快地捉住了她的长发和衣摆,就像是捉住了前世注定的命运。叫人如何都不知该怎么说了。

可惜天已经快亮了,纵然再怎么留恋也不得不走了。守在外面的人频频在催促,源氏公子心烦意乱,又很是不舍。终于忍不住凄苦地哭诉——

“如此活着倒不如死去,但是这样死去,又怕是罪孽深重啊!缘薄至此,相逢何期。我这一片痴情竟是阻碍你升天么!”

如此一说,中宫也吐出一口气道:“君怨情薄妾难盛,咎由自问孽深沉。”

这冷漠绝情的样子可叫人又恨又怜,但是为了对方和自己着想都不宜久留,源氏公子只得悻悻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  藤壶为了儿子也不得不和源氏纠缠下去,唉。至于为什么说泉只有源氏这么一个可依靠的人,从藤壶中宫的角度来说,的确只有源氏一个人值得信任。

对了,上一章萤被朱雀反撩了……

第105章 施善

转眼秋息,京官调动。萤宫殿下由原本太宰帅之任,拜兵部卿宫位。再封勋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说是权倾朝野,无人敢与之抗衡。

同月,源氏大将访云林院,埋首通读天台六十卷。遣派心腹之人往宫中送来山中红叶,意表相思之情。中宫收下,仍以公事公办的口味回复他。这叫源氏公子心中甚为苦闷。不甘心之下借着探望东宫的名头进宫。

先是去晋谒了陛下,不见意外地兵部卿宫也在此处。正值空暇之际,三人不觉闲话起今昔起来。其实,源氏大将本不愿多见兵部卿宫。二人之间的对比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