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萤朱 [源氏物语]

萤朱 [源氏物语]_第36章 TXT 全本 20180129

这样的消息来得这样快。而且……”

说到这里,女御苦笑又似冷笑了一番,“而且也没想到那位殿下心急到竟是广撒渔网,凡是公卿家未婚的千金都盯紧了。”

帅宫终于有了反应,他抬起头偏了偏眼睛,视线只胶着在墙上的一副画上。见他这幅样子,女御更加心疼。她双眼发酸,喉头发梗,哑着嗓子问了一句:“萤,这该怎么办呀。”

这一问,牵扯出良久的沉默。旁边的人不明所以,却被这样悲伤的情绪所感,都变得无比难过起来。那正在母亲面前的儿郎,明明腰背挺直,却是那般让人神伤。

轻尘浅光,笼罩在他线条分明的侧脸上。柔软了硬朗的气势,显露出心底那份能叫人落泪的悲苦来。

“我不知道啊……”

帅宫殿下的目光牢牢锁在远处的画上,说出的每个字都似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坚强。

“我不知道啊,母亲殿下……”

作者有话要说:  心疼,不忍心虐。。。

第95章 昏室

以萤爱慕朱雀之心,见心上人因这无可奈何的原因背离二人的感情,只怕是心疼欲裂。虽不曾将这情绪时时表现在脸上,但也是郁郁寡欢。若是此时对上那双眼睛,往日深情因为失去而变得叫人心疼。便是揪紧了心口衣衫,也不能将那窒息的悲伤敢走一两分。

这等情绪无处排解,随着日夜轮换,越积越深。那素来高洁的人儿此时竟如困兽一般,四处迷茫徘徊。

其他人不明真相,只当是帅宫殿下因爱慕某个姑娘,求而不得竟又被宫中的人给看上了。这等兄弟情仇若是放在闲言碎语的绯闻当中,怕是猎奇之众最爱听的。

可若发生在了当朝两位最尊贵的人身上,只叫人掩住了话头,伏跪下来,讷讷不敢言语。

然承香殿女御最是了解其中内情,哪里不知这件事并非如此简单。正是因为萤与朱雀比旁人走得更加辛苦,如今到了这样的境地,当真是心疼得要了性命。

偏偏此人到了这等地步,也不过是在亲近人面前露出些许难过与疲惫。这种强硬撑着的模样,可比嚎啕大哭还要叫人难过。承香殿恼恨自己方才为何要勾起孩子的伤心事,自责之下又想如以前一般,将儿子搂在怀中细声宽慰。

可现在这样的动作大失礼数,不合时宜。而以帅宫之骄傲,绝不肯做出这等柔弱姿态。那种放肆的嚎啕大哭于他来说,且不如说是一种折辱。

见母亲一双美目染了秋霜,萤挑了一下嘴角,温声道:“母亲不必如此为儿担忧……我,只不过是感觉有些累了。”

那种与希望离得太远,怎么也碰不到的那种无奈与疲惫。

他拼尽了全力,就只为朱雀身边只有他一人。眼见着终于有了回应,但从云端跌落,瑶池梦醒也不过刹那而已——得到那么辛苦,失去那么简单。

痛苦的往往不是失去,而是等待失去的这个过程。现在的帅宫正经历着这个过程,看着爱人渐渐远离,却毫无头绪。

可偏偏,他不愿多表现出一丝的不满。只因为朱雀已经很辛苦了,他背负了那么多东西,不该再为不是他的错而背负来自萤宫的不满。

那个温雅如玉,秀美似荷的人若是露出些许难过,眉头稍稍皱一下都让帅宫心疼得无以复加。可现在,两人都落到了求而不得,无能为力的境地。便是萤想上前搂朱雀入怀,之后也只会越来越难。

他不忍让朱雀辛苦难过,只能自己死死咬着唇忍着。

至于,忍到何时忍不下去了?帅宫他啊,真的不知道呢。

“近日前朝并无大事,我会告假,在府中休息几晚,还请母亲收留儿子。”

“这里是你的家,何用收留这样的词,莫不是取笑我?”

“儿臣不敢。”

“瞧你精神不济,当该是好好休养,”承香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留下吧,等你什么时候可以面对了,再回去吧。”

·

正如帅宫所言,最近朝堂并无大事。或许是因为陛下的松口答应举宴,缓解了那些世家咄咄逼人的气势。纷纷都满意地收回几欲站起来吼叫的身子,坐在宽松的褥垫上,讨论着如何该让女儿或者姊妹获得皇太后的青眼。

萤的告假让朱雀有点伤心也有些庆幸。现在的他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萤。他不想亲口说出自己有了妥协的意愿,仿佛这样就能装作没事发生一样。可做出的举动却清楚的表达着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