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萤朱 [源氏物语]

萤朱 [源氏物语]_第33章 TXT 全本 20180129

去。又嘱咐了几句交代给陛下的话,请帅宫代为转达。弘徽殿潦草地表示要劳烦帅宫殿下了,然后连多做客气也不愿,只带着一众人回去收拾行李预备回宫。

帅宫殿下出门的时候,东宫前来相送,“皇兄能送我到这里来,真的是太感谢了。”

“不必如此,”帅宫拍了拍马鞭,“父皇素来看重你,你若能留在这里,他大概也会好的快一点。”

泉有些不好意思,扭了扭身子,羞然道:“这两天……皇兄陛下大概被我缠得很是厌烦了。”

“谁说不是呢……”帅宫笑起来,抬手摸了一把泉皇子的脑袋,“正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我就请陛下让我把你送到这里来。”

“啊,我还以为皇兄帮我求情是因为可怜我呢。”

“并不,我是心疼朱雀罢了。”

东宫愤愤地看着他,眼神里满满都是一定要说出实话的质问。帅宫顺手捏了一把东宫的脸,翻身上马。在马背上高大正直的模样真如天神一般。

“陛下一直不让你来,就是怕大家都烦乱的时候不能看顾好你。若是因为一些意外,你也染上病症,这便是糟糕的事了。还请不要因此觉得皇兄对你不好。”

“不会呢,我知道皇兄陛下的意思。这几天还是我任性了。”泉很乖很懂事地表示自己并不是无理取闹的无知小儿,“虽然还是当面说比较好,但是萤皇兄能帮我和陛下道歉么,因为这几天泉的任性。”

“虽然我觉得朱雀不会责怪你……不过,你既然这样要求了,我自然会帮你带到的。”

“太好了,谢谢萤皇兄!”

“好了,我要走了,你快回去吧。”

萤告别东宫殿下,护送着弘徽殿女御回到御所,便去了朱雀那边。转达了桐壶院的叮嘱,还有东宫殿下的道歉,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朱雀递过一杯茶水,道了一声辛苦。

“无妨,”萤摆摆手,与朱雀说起了桐壶院的情况,“我见父皇的起色比之前稍微好了一些。只不过人的精神却大不如前。”

“春日乍暖还寒,本就是多病的时候。而父皇又是诗酒随性的人……”朱雀叹了一口气。桐壶院自退位后,万事轻松不必操心,当然是逍遥自在。不说夜夜笙歌,但也颇得玩乐之趣。他尤爱音律,时常有佳曲传世。若是身边有杨妃那样的人物,少不得又是一个唐明皇。幸而这江山社稷终有所托,引不出何等议论来。

萤宫殿下对此事看得倒不是很重,只说父皇的性格本就如此,不必太过劝解。这次染病之后,他若感觉力不从心,自然也就有所收敛了。

为了桐壶院的康健着想,宫中请来各处高僧法师讲法普经。此事甚为严肃,一直无心此道的帅宫也敛首倾听。若是在这上面被人诟病离经叛道,想来并不是何等的好名声。

佛讲祈愿举行大约一个多月才完满结束。因是高僧讲法,许多人都得悟开明,在这俗世困顿之中有了些许解脱。奈何如朱雀陛下,最是被凡尘牵绊的人,了悟越多也越是辛苦。谁都不愿自己的心上人露出忧愁的情绪,帅宫殿下一直都不喜欢此道,也正是这个原因。

·

又过了些许年月,转眼到了红叶落尽的时节。往年此时必有红叶之贺,这是当今最喜爱的节目。只因与萤宫殿下最是相配,他必是要亲手摘携最入眼的那一株,亲手佩在萤宫殿下的鬓角。

只不过今年风声萧萧,宫中红叶都不若往年那般明艳。朝堂上的风声愈紧,争锋相对,让人没有了欣赏的心情。

源氏大将似是被这等紧张的气氛所烦扰,有赴嵯峨之意,但因种种原因并未成行。帅宫殿下收到数封从九州各地来的传信,表情很是凝重。东宫跟在陛下身边,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朝堂紧张的气氛,小脸绷得死紧。而朱雀陛下却是最不得空闲的人。朝中势力似有联合之意,一起施压很是紧迫。或许此时发生些许小事,都会成为人们争论爆发的引线吧。

其中之事极为复杂,且叫人看不明白。等到朱雀与帅宫费尽心思,好不容易将局面摆平的时候,已然到了十一月末。那些美丽的红枫早已落入尘埃,徒留枝桠空悬。

“想来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今年的时日过得要快一些。”在一次散步中,朱雀向着身边的萤宫这样感慨道。

看到朱雀眼下的青黑,萤心中无比心疼,上前两步握住他的手说:“今年甚为忙碌,压在身上的负担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