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萤朱 [源氏物语]

萤朱 [源氏物语]_第18章(5) TXT 全本 20180129

四皇子叹了一口气,让野山大人好好回去休息。他一人枯坐到了天亮,宫门方启,便入宫面前朱雀。朱雀听得萤将这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心中也是万分感慨:“这陷入情爱之中的嫉妒怨恨之心,原是这样的可怕么?”

四殿下看着轻声感慨的兄长,恍然想起情窦初开之时的迷茫与痛苦来。那时的他尚是幼嫩,未曾领会红尘纠缠之苦,但是以后呢?日后只会有更多的困苦相伴,而四殿下隐秘的情感此时连诉诸于口的机会都不曾有。那种不甘心的感情,萤如同许多求而不得的人一样,体会的万分真切吧。

半晌,萤皇子殿下敛下眉目,低声附和了一句:“谁说……不是呢。”

作者有话要说:  觉得葵夫人真的很无辜啊,对六条夫人怒其不争!最后,心疼我们的萤宝宝

第53章 烟消

葵夫人死讯传出,各处风闻前来吊问的使者络绎不绝。祭吊的宾客挤满了一屋子,也无人通报。到处显得十分喧扰,而家人们的哀痛更是难以言喻。由于之前也有人被妖魔附身而气绝的事情,所以暂时未敢移动躯体,静观两三日,颜色愈变只好绝望。

源氏之君除了哀悼死者之外,更为另一件事情所困扰。故独自痛苦,对世事感到万般灰心。虽许多人都前去安慰他,可是他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言语了。桐壶院也深感悲伤,曾亲自前来吊慰。这虽然是无上光荣,但终抵不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

出殡那日,两位老人家悲伤得连站都站不稳,只一味痛哭。老夫人更是哭死过去,不愿将女儿下葬。那场景,人人简直无不为之鼻酸落泪。

丧礼直至黎明才结束,远处不知何处飘起缕缕青烟,仿佛在温柔而安静地接引着亡魂。源氏呆呆望着天际,回想起近年种种,心中充满无限悔恨。为何自己风流成性,却盼望她给予宽容呢?谅她必以自己是个薄幸寡情的男人而含恨饮终。只是,如今一切业造已成,悔之晚矣。

萤皇子以今上使者的身份前来凭吊,见众人散去,源氏公子依旧茕茕仓皇的模样,心中不免叹息。他走到光公子身边,安慰般喊了一声:“皇兄……”

“是萤啊……”光没有神采的应了一声,复尔又凝睇远空。

“请皇兄节哀。”

“是啊……人已亡兮青烟去……是该节哀,”光牵起嘴角笑了一下,可真是比哭泣还要悲伤。这个男人笑着笑着,终于悲嚎出声。声声哀戚,叫人心碎,“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为什么这样的惩罚不降临在我的身上!为什么,要伤害那个无辜的人,为什么……”

萤殿下没有说话,只是静默地看着眼前这个痛哭出声的男人。他不由想到,若是朱雀也因为某些原因……这个可怕的念头刚从脑海中浮现,就被萤果断的掐灭了。

他绝不允许朱雀以任何形式离开自己,若是有什么可恶的神明想要带走他的话,便是斩断通往极乐世界的通道,他也要把朱雀带回来!

源氏真的是太过伤心了,在原地哀戚许久都不能恢复冷静。此时天降小雨,细细碎碎断人心肠。留在此处终不合适,萤殿下叫下人送来雨具,扶着源氏公子上了牛车,嘱咐人小心照看才踏上回去的行程。离去前,他似乎有话想对光公子说,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撑着伞离开了。

回到三条院,四皇子梳洗过一番之后,才进宫向朱雀禀报今日之事。帅宫殿下点了点头,便将今日的丧仪从头讲了一遍。朱雀默默听完全部,心中含悲,忧伤叹道:“白发人送黑发人……左大臣夫妇想来很不好过吧……”

“……两位老人家……很是悲伤。”

“嗯……”

朱雀应了一声,二人之间忽然安静无话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听到陛下带着些回忆的声音说道:“葵夫人……我曾经见过几次。”

萤抬头看向过去,朱雀亦对视过来,说起了一些四殿下曾经不知道的事情。

“印象里,葵夫人是个极其骄傲的女子。不论是姿态也好,还是言谈都十分的端庄。萤也知道的吧,父皇曾有心求娶这位千金,也和我透过意。那时,我觉得迎娶这样一位淑女实在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心中也是颇感羞涩。但是也不解她为何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后来呢?”

“后来……一次我与她偶遇聊天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我害怕冒犯她,惊慌失措的道歉。等我七七八八说了许多话抬头的时候,看到她很不好意思的侧着身,依旧是很端庄的模样,小声和我说着没关系……我才意识到,她也只是一个对着以后的人生怀着无比憧憬与期待的女孩子罢了……”

但是,现在那个也有着天真少女的期许,端着青涩仪态的女孩只留下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带着满心痛苦与悲伤,过早的离开了。她的一生最终只留在人们短暂而琐碎的记忆里,成为一个模糊不清的笑容,一个清瘦萧索的背影。

这浮云片段的往事昙花一现,却也最够令人伤怀。朱雀难过地眨了眨眼睛,深吸一口气,对四殿下说:“这次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不要让已经很悲哀的离去,再变成被利用的砝码。”

皇子没有说话,往前膝行了两步,抓住了朱雀的手,这次朱雀没有挣开。四殿下紧了紧握着朱雀的手,柔声答应道:“好,都听你的。”

***

悲伤是不会随着逝者的离去而消散的。

葵夫人死的不明不白,藏着蹊跷,那日的怪异之处可不止一个人看见了。左大臣也是历经各种风雨过来的人物,如何不对此事进行彻查。一番雷厉风行的彻查下来,其中的真相让人心寒。左大臣怎么也想不到,女儿的惨死与这位万分疼爱的女婿有着千丝万缕分不开的关系。

痛苦失望之下,左大臣萎顿在席,仿佛老了十多岁。

杉宪公子也万万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想起妹妹枉死前的痛苦模样,实在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他愤怒地掀翻了房中的家具,气愤地大吼:“竟是因为这样荒唐的原因!他到底是招惹多少个女子,才会才会……”

“够了!”左大臣暴喝一声,打断了杉宪公子的发怒举动。

“父亲!”

“我说够了……”左大臣无力而痛苦地又重复了一遍,“……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为何!难道妹妹的公道就不讨回了么!”

“你要怎么讨回?去为难先东宫的夫人么!”

“我……”

杉宪公子喉头犯着苦意,瞪着眼睛什么话都说不上来。左大臣萎顿着身子,眼角的皱纹都浸透着无限的哀伤。他拿手捂着泪水泛滥的眼睛,哽咽着哭道:“罢了吧,都罢了吧……好歹还有一个孩子,还有一个孩子啊……”

***

左大臣一家正无比悲伤的时候,桐壶院正对跪在面前的源氏公子大发雷霆。这恐怕是这位君父第一次对这位宠爱的皇子发火。他怒其不争的指着光公子骂道:“早就告诫过你,待人不可太过随意,留下不检点的风流传闻!左大臣一家是我如此器重的人,他们又待你如亲子,你怎么还能惹出这样的祸端!”

桐壶院气哼哼地来回踱着步,看到源氏公子愧疚地伏在地上,犹不解气地斥责道:“那一位也一度是故储君宠爱着的人物,早就告诉过你不能以常人一般轻率。不要让女性怨恨你!可你呢!做出这样的事情,不怕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么!”

桐壶院气得语无伦次,跌坐在位子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光跪在地下,诚惶诚恐地认错,直言自己知道错了,请父皇一定要保重身体。

“幸而此事算是隐秘,其余人并不知晓。只是……”桐壶院冷静下来,刚叹了一句,又忧心起来,“只怕你的岳父岳母要同你离心了……”

“儿臣必会时刻侍奉两位老人家,绝不会让他们心寒的。”

“……谁知道呢,”桐壶院模棱两可的嘀咕了一句,意味深长地嘱咐说:“好好对待那个可怜的孩子吧。他可是一出生,就没了母亲了。”

光公子闻言浑身一震,压抑着自己狂乱的心跳,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应了一声:“是……”

“至于六条院的那一位……”

“父皇,她……”

“你不必多说……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是失了德行了。”桐壶院哼了一声,打断源氏想说的话,“斋宫马上就要远赴嵯峨野宫修行,她也跟着去吧……我会拜托你的兄长打点好一切,你也不必过于困扰,想想怎么好好修补与左相的关系吧。”

“……是,父皇。”

源氏公子心中虽有万般复杂的念头如蛛丝牵扯,但他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既成全了六条夫人的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