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萤朱 [源氏物语]

萤朱 [源氏物语]_第8章(5) TXT 全本 20180129

皇子殿下正坐在母亲面前。母子两人有着十分相像的眼睛,顾盼神飞时能摘携流光。两双一模一样的眼睛冷静的对视着。只是一人的眼底压抑着燃烧着的火焰,一人的眼中却是透析世事的冷漠。

“母亲大人……”

他的声音平静,可正是如此,女御便也知晓了殿下堪比磐石的决心。萤皇子望着自己的母亲,郑重而缓慢地行礼,“请教会儿臣掌控这所御所的方法吧……”

“您知道的,不是么……”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不想说什么,大家晚安。

第23章 雷雨

这个世间,最困苦一事,莫过于无法选择。那个晚上那样不甘而愤怒的哭泣,终究成为了萤皇子心间的一道痕迹。这个孩子在那之后愈发的沉稳内敛,也越来越让人摸不清他在想些什么。

对东宫的依恋,在这件事上萤皇子表现出近乎病态的执着来。这样可怕的情感,在这个懵懂的年纪已然结成了恶的果。

没有人知道,承香殿女御殿下在下定决心站在皇子一边的时候,这个女人到底是抱着怎样的一种心情。

多年之后,萤皇子坐在母亲的病床前,询问这个美丽肆意了一生的女人:为什么在得知她的儿子会做出何等大逆不道之事的时候,没有阻止他。

这个因为病重已经无比虚弱,却依旧艳若红梅的女人听到这样的疑问轻柔地笑了。她握住儿子修长的手指,就像萤皇子当年握住自己时一样。

“大概是因为我知道,这样的事情无法阻止……如果日后,你注定会走上这样一条路……若是连母亲都不愿帮你,这也太让人觉得寂寞了……”

***

三月春余,源氏公子忽然感染了疟疾,尝试过咒愿,祈祷等等方法都未见效。寒热时时发作,十分痛苦。左大臣家的公子或说,这是因为他扰乱了太多女儿家的心,被时时怨恨牵挂着,所以一直都不见好呢。

虽然这样打趣着,他依旧为朋友着急着。不知从何处打听说:“北山某寺有灵验的修行僧。去年夏天此病流行时,别的僧侣都束手无策,独此上人救回许多认命。此病最不一拖延,趁早去试一试吧。”

于是便派人去请人下山,可是对方却道因老年无力行动不便,不好出门。别无他途,只有微服出行。

说到这位得道高僧,与内大臣私人私交颇深。去年夏天疟疾肆意时,也是内大臣去信,求来药方等物才让疫病没有大肆的传染开来。

许是这幽静山野未染尘世污浊之气,十几日后山樱成灼放之势时,源氏公子的病也是大愈了。京城方面也派人来,纷纷致祝贺痊愈之辞,宫中也派遣御史过来。或许是被这山中美景迷惑住了眼睛,源氏多流连了几日才打算要回去。

山中僧侣尼姑平生未见过如此美好的人,纷纷赞赏:真不像是人间的人物。僧侣们忍不住落泪,如此的离别实在叫人感伤。

在源氏启程之时,萤皇子殿下便收到了消息。他拿着一本策论在看着,回头吩咐旁边人备一份礼送到光皇子的府上去。

“听闻光皇子离开时很是不舍呢。臣已经去打探过了,原来那北上庙宇旁竟住着一位女公子。”

为萤殿下带来消息的正是内大臣为萤皇子选得几位得力助手之一。这一位则是皎式部的娘家侄子,性格活泼得过了头,和皎式部一点都不一样。他叫野山信平,比四殿下大了两岁。几月前以萤皇子伴读的身份入了宫,为皇子殿下传来许多消息。

萤殿下瞥了信平那张笑得贼兮兮的脸一眼,见他一幅“皇子殿下你快问我查到什么!”的样子,挪开目光漫不经心地说。

“哪个大户人家会将女儿养在那样的地方,想来不是公卿。不过,我这位皇兄素来便怜香惜玉,从不计较这些。”

“殿下只猜对了一半!”信平往前挪动了两步,神秘兮兮地凑到四皇子耳边,“那位女郎其实是兵部卿宫的私生女,被藏在北山的。消息里说,光皇子竟是有意要收养这位女童!”

“兵部卿宫?”

如今的兵部卿宫与藤壶殿下乃是一母同胞,站在左大臣一边。与右大臣在朝堂上很是对立。这样敏感的身份总让萤殿下忍不住多想。奈何,现在也思量不出什么。只道若是那位私生女真进了光皇子的府邸,再多做打算吧。

野山信平看着皇子皱眉思量的表情,心中很是复杂。几个月前他入宫时,先是被这位的好相貌惊艳了一番。相处下来,又被这位皇子的少年老成,聪慧机敏所震惊。最让人郁闷的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武艺也是一败涂地。

皇子明明比他小了两岁!

在四殿下面前,信平有时总会产生些很微妙的自卑感。内大臣大人明明说四殿下是一位很可爱的小皇子,自己怎么一点都没察觉出来呢?

“醒醒!”

一声脆响,野山脑门一疼,猛地打了个机灵。只见皇子淡定地收回手,语气自然地说道:“该去上课了,若是这次你再睡着,我可就不帮你了。”

“……”

我果然没有想错,皇子殿下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

许是春日的风色太恼人,无独有偶,藤壶殿下近来亦觉身体不适。陛下虽万分不舍,但因有前恨,便着人好生护送女御回三条院修养。今上无人陪伴却也不曾临幸其他人,只不过偶尔独自一人对月独酌,让服侍的人无不感慨陛下对藤壶女御的情深。

若在以往,陛下此举必回招来弘徽殿的嘲讽咒骂。而如今,这个女人似乎再也不在意自己的丈夫如何,不管不问,只一心扑在为东宫铺平青天大道的事情上。

朝堂上的事她无法插手,这后宫之权必是要牢牢握在手里。她挑中几家大臣的贵女,考察过人品相貌,便想挑个好日子迎进来。只是报上去时,又有几个今上不同意,又有几个不愿意。进行不顺让弘徽殿好生生了几回气。

这等情况,东宫倒是觉得多少缓了一口气,不会那么难堪。那日萤皇子一闹,朱雀察觉到四殿下对自己的依赖实在太过严重。那个孩子总是要成年,娶妻封爵,总不能一直像幼时一样依恋着自己的兄长。

有意无意地,东宫便减少了与萤殿下会面的次数。幸而萤皇子并未表现出太多过激的举动。

或许,是真的懂事了。几番之后,东宫也终于放心了一些。而那位伴读进宫后,看到萤皇子交上那位叫野山信平的新朋友,朱雀也很是高兴。想到萤对自己那番依恋,或许也是因为御所中没有同龄的皇子,四皇子太过孤独所致。

或许是因觉得皇子年岁渐长,再过一年也是要加冠的人了,不可再像幼时一般。与四殿下相处时,东宫不再将他当做小孩子一般搂抱。

一次二人论学时,萤皇子下意识去牵东宫的手,却被东宫作没看见一样躲开了。皇子眼睛闪了一闪,也很自然的挪开了。

“冒犯皇兄了,”

“啊,不,”东宫仿佛被发现错事一般,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些心虚,“只是萤马上也要成年了,如此总是不雅。”

皇子看了东宫一眼,将视线投向窗外,声音淡淡的。“成年之后,似有千般无可奈何。朱雀自加冠以来,似不曾日日开心。”

“来去有悲喜,方知在人间。皇兄我也不过是凡人而已。”

二人之间的气氛忽而安静了下来,从何方飘来不知名的花瓣,落在桌上的古籍上。纹路高雅的纸页上写着前人苦苦思念恋人的诗句,叫人一看便心生酸意。

风吹柳飘絮,不知君何去。

然,比这还要让人惋惜的事情,便是人还在身边却也快要握不住了吧。皇子捡起那多飘零的花瓣,在掌心中碾作一滩红汁。

又怎么会允许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

几个月后,萤皇子刚满十一岁没多久。炎炎七月的太阳将木质的走廊晒得刺眼发白,一条消息为这无风的日子带来一阵暴雨,闷气沉沉的后宫很快就随之热闹起来。

在三条院修养身体的藤壶女御竟是怀上了皇嗣!

今上大喜过望,恨不能马上就见到藤壶殿下。却因胎儿未曾稳固等因,不能立马相见一解相思之情。连时常挂在嘴边的退位之意都延缓了不少。派人前去慰问赐礼,送去医术高明的太医与经验老道的妇人,下令必要好好照顾女御和小皇子。

欣喜之下,又恼怒为何迟了三月才发现这样的大事。或有人说,皆因藤壶与今上受世人敬爱的缘故,总有邪魔恶念侵扰才发生这样的事。圣上颇觉有理,又着人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祈福仪式,为两位殿下祈福。

至于弘徽殿里又传出多少咒骂,打碎了多少东西。那些声响也全都湮没在了高僧朗朗的诵经之声中了。

承香殿女御穿着薄薄的夏装,倚靠在一旁乘着夜风摇着薄扇,笑着说:“这七月啊,可真是来场雷雨的好时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