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教主!先生今天又旷课了 BL

教主!先生今天又旷课了 第25节 腐书耽美

江云楼打断他的话,语气淡淡的。

“我不想听。”

第74章 离开倒计时1

从那日起,江云楼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

他掉头发, 吃不进任何食物, 整个人都显得无j-i,ng打采, 从早到晚提不起j-i,ng神,东方不败原以为他是猜到了一年前的真相, 受打击太大,又生自己的气才不肯吃东西,忍了一天后就硬给他灌了一碗清粥, 不想没多久, 江云楼就全数吐了出来。

江云楼不是不配合, 而是忽然之间就真的吃不进任何东西了。

吃多少便吐多少不说,还夜夜不能安眠, 而每次从床上起来, 东方不败都能在枕头上捡到许多属于江云楼的白发。

本就短暂的日子, 似乎流逝的更快了。

有一日东方不败在夜里惊醒, 发现江云楼不在了,他猛然爬起来, 跌跌撞撞的就往外冲。

他实在是困极了, 一日一日守着江云楼, 东方不败自己也会疲惫,不想他难得睡的沉了些,江云楼就没了。

东方不败将家中的仆从侍女全部唤醒, 怒不可遏的让他们四散找人,一阵人仰马翻后, 最终在马厮附近找到了江云楼。

江云楼坐在墙角,背靠着冰冷的石墙,垂着脑袋,闭着眼睛。他披头散发的,单薄的里衣被汗水浸s-hi,一副濒死的模样。

东方不败赤着脚走过去,用力将江云楼揽进怀里。

人还活着。

他双目赤红,只觉得胸腔里有一股火在熊熊燃烧,烧的他愤怒又绝望,一颗心几乎要撕裂成两半,他歇斯底里的吼道:“你要干什么?!”

前路毫无希望,日子只能一天天的熬,受折磨的也不只是江云楼一个人。

江云楼睁开眼睛,冲他虚弱的笑了一下。

这是他郁郁寡欢了十天后,头一次对着东方不败笑。

他说:“东方……我刚才差点就死掉了。”

他半夜梦见了师父和小时候的浮云,悲从中来,便想来这里看看马儿过得怎么样、是否安好,他整日拘在屋子里,指不定哪一天就悄无声息的走了,怎么也得跟浮云打个招呼,道个别。

不想刚走到马厮附近,便觉得眼前一黑,天地都在旋转,江云楼勉强往墙上一靠,整个人就短暂的失去了意识。

死亡……差不多也是这样的滋味罢。

浑身雪白的马儿不安的在马厮里踱步,时不时冲着江云楼的方向嘶鸣一声,显得十分焦躁不安,若不是绳子系在马栓上,它早就冲出来拱人了。

江云楼靠着东方不败的身子,喘着气,低低道:“对不起,我,我好后悔……我不该跟你在一起,得到又失去,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没有。”

东方不败猛地抬起头,双目赤红,厉声道:“难道我连拥有的资格都没有了么?!”

江云楼惨笑道:“东方,你不要再执着了……你其实也不是非我不可,良人……总会有的。你要早作准备,我陪不了你了……”

东方不败恨声道:“江云楼!你给我撑住,撑住!我让你回大唐!我让你去见你的家人!你听到了没有?!”

江云楼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里有最后的一点亮光,似乎是思念,似乎是期盼。他轻轻点了点头,便头一歪,闭上了眼睛。

白马跟疯了一样在马厮里横冲直撞,赶来的仆从们吓了一大跳,他们赶紧冲上去安抚马儿,又有几人帮着东方不败背起江云楼,更有人跑去拍门通知大夫,一夜的兵荒马乱。

好在江云楼始终吊着一口气。

心里有了执念,都是舍不得咽下这最后一口气的。

一日一日的煎熬中,他们终于等来了江云楼的生日。

如以往的每一年一样,是个春光灿烂的好天气。

东方不败亲手做了一碗长寿面,江云楼喝了汤,嚼了两口面,便算庆祝过。

——江云楼,竟然已经二十有一了。

那之后,东方不败亲自收拾了江云楼的东西,放进鎏金箱子里给马儿背上,江云楼的马儿温顺的任由东方不败折腾,只乖巧的站在院子里,好像清楚他们马上就要上路了一样。

东方不败自己的东西却带的不多,几件衣物而已,剩下的他都没有心情去收拾。

东方不败推开卧房的门,就看见江云楼已经穿戴好衣物,静静的坐在床榻上等他。

病弱的男子侧头看着外面的黄昏,眼神温和而清亮,就如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他身上穿着青色的衣袍,外罩一件织锦披风,原本合身的衣服如今已经宽松了一大圈,一头白发则利落的束在脑后,一向苍白如纸的脸上破天荒的出现了血色,再加上那双眼睛,看起来神采奕奕,j-i,ng神的很。

东方不败喉头一梗,心里头划过的是回光返照四个字,他将两双手背在身后,面色如常,故作镇定道:“等天黑了,我们便出发吧。”

江云楼轻声问他:“这里的下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