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综漫]樱歌

[综漫]樱歌_第6章 TXT 全本 20180118

来源:[综漫]樱歌作者:凌墨夜

的时候,只要安插在四代宅邸的那队暗部得手,那四代此刻一切的做法都会被彻底颠覆,为了儿子,想必即便身为火影,也总会懂得牺牲吧。

  “四代目真是说笑了,我身为‘根’的领导者,怎么会对火影的行为指手画脚,至于宇智波一族的内乱,希望四代不要被蒙蔽才是,不要因为自己的儿子和宇智波的儿子是同学,就忘了他们释放九尾,杀死四代夫人的仇恨!”团藏看了看天色,估摸着这个时候,四代宅邸的那批小队也应该得手,往这边赶来,只要拖延几分钟,想必局面就会大不相同了。

  水门但笑不语,看他的表情也猜出了大概,倒是挺配合的跟他闲扯了几句,随着他拖延时间。

  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并没有意想中的暗部到来,团藏也有些坐立不安了。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队暗部突然护送着三代火影来到了宇智波富岳的家里。

  而跟随三代火影身边的,竟然是宇智波鼬!

  宇智波富岳和团藏的脸色顿时同时变得精彩纷呈。

  宇智波鼬一看到水门身边站着的止水,脸色顿时僵住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端详良久,才发现并非幻觉,表情也跟着略显激动,但转瞬即逝,很快恢复了冷静,跟随三代走进庭院里,站在了双方的中间。

  一看三代来了,团藏顿时也有些意外,尤其看到他身后带着的阿斯玛和夕日红,脸色更是彻底黑了。

  因为他一下就看到,阿斯玛身后跟着的三个孩子,其中两人,正是他想要抓捕的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

  “老爸!”鸣人一见自己的父亲,急忙扑了过去,一下抱住四代的大腿,死也不肯撒手。

  水门眼见儿子平安无事,心才真正放下,感激的看了一眼三代,抬手拍了拍儿子的后背,帮他推到身后。

  而一旁的佐助也一眼看到了父兄,反射性的跑到鼬身边,被兄长安抚了几句之后,才跑到母亲和父亲的身后站定。

  至于唯一过来看热闹的春野樱,则是好奇的钻出个小脑袋,左右看看,盯着四代火影,眨了眨眼睛。

  ……居然没开战,真是无趣!

  三代火影看了一眼团藏和水门,脸色难得严肃起来,盯着团藏一脸质问,“团藏,你能不能跟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的老友和昔日竞争对手,今日居然用这么下作的手段算计宇智波一族,甚至想要逼迫四代火影退位,以便达到野心!

  团藏见他来了,原本还曾隐忍的私心瞬间爆发,冷冷的看着他道,“日斩,你就是这么心慈手软,否则的话,木叶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他指的是选举波风水门成为四代火影,又放纵宇智波一族的事情,毕竟当年如果猿飞日斩支持的是自己,那么今日成为四代火影的就不是波风水门了,而木叶又将是另外一番景象!

  看着团藏,三代有些痛心疾首。

  作为二代火影的弟子,团藏的行事风格和处事方式都与二代火影有些相似,对宇智波一族有着极大的偏见,在三代火影任职期间,他也曾经不止一次的希望自己对宇智波一族实施圈禁行为,但被三代给驳回了,没想到到了四代火影,发生了九尾袭村的事件,甚至趁四代重伤期间,联合高层将宇智波彻底监视起来,等同于完全架空了四代的一切权利!

  三代原本认为,团藏毕竟一心为了木叶,当初九尾事件,宇智波一族拿不出反驳的有利证据,也只能委屈他们,只要团藏不做的太过分,木叶相安无事也就罢了,可没想到就在半个月前,水门突然带着宇智波鼬上门秘密拜访,将一切变化据实相告,三代这才明白木叶已经危在旦夕,一场由高层压迫的内乱即将发动。

  如果变成那样,那么木叶就会彻底陷入内忧外患,甚至可能引发第四次的忍界大战!

  为了木叶,为了四代火影,三代也深知,不能再一如既往的心慈手软下去了,团藏的一意孤行,高层的偏执倔强,已经不适应现在的木叶管理了,木叶需要新鲜的血液,需要像水门这样能够兼顾的领导者,这才是如今木叶最好的发展和选择!

  三代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狠心取舍!

  作者有话要说:  团藏:这个锅我不背。

  四代:你不死我怎么大权在握

  樱哥:你们不打架有什么意思!!

  佐助:……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

  鸣人:???【问号脸】

☆、第12章

  团藏没想到三代会突然出现,彻底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他一直觉得,猿飞日斩是个没什么太大主见的家伙,自从二代火影去世,日斩成为三代火影以来,自己一直担任的‘火影辅佐’的职位,并且从暗部挑选了大量精英,组成了‘根’,既不受火影管辖,也不受暗部管辖,成为直属自己的暗杀组织,暗地里守护着木叶的和平,从事一些见不得光的机密任务。

  但自从四代火影波风水门上任以来,对‘根’的存在一直持反对意见,几次在高层面前出言解散‘根’,这让团藏非常不满,加之水门的性格与三代非常相似,温和谦逊,压根没有任何扩张木叶实力的想法,反而积极消除高层对宇智波的戒备,想让宇智波一族重回木叶权利中心,更加让他对波风水门异常忌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