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综]愿力系统

[综]愿力系统_第23章(3) TXT 全本 20180118

来源:[综]愿力系统作者:骆蛮

卢延鹤的眸子暗了下来,伊玛目哈哈一笑,“是吗,没关系,不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都没有关系。”他看着东方镜风淡云轻的面容,略微有些好奇,“蛊毒发作的感觉如何?”

东方镜垂眸,“还好,习惯了。”

卢延鹤听此心中一痛,阿镜……

伊玛目看着他,“我有办法解除你身上所中的蛊。”

“条件呢?”

“我要九天令。或者,你却卢兄将九天的秘密告诉我。”

“我从未听说过什么九天令,与这位先生也素不相识,你的要求我做不到。”

“嘛,没关系。”伊玛目又看向卢延鹤,从袖中又拿出一个小盒。

“卢兄,你知道这是什么的。”他轻描淡写的又将第二只蛊虫捏死。

东方镜闷哼一声,半跪在地上,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这种疼痛并非是单一一个部分,而是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手撑在地上,缓缓握紧,可以看到那苍白手背上凸起的血管,低着头,垂落的发丝遮住了面庞,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做了……什么……”东方镜的话语已显破碎,只艰难的问出一句后便再无声息,他的内力在全力镇压体内作乱的毒蛊,却是无法分出一丝一毫来与人交谈了。

伊玛目继续掏出第三个盒子,“咦?阿镜你不知道吗?我以为你知道啊,你不是早就醒了吗?说起来阿镜的内力真是深厚啊,居然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醒了。”

卢延鹤惊异的看着东方镜,这么说镜儿竟是把他们的对话全听了去吗?镜儿,你是因为不肯原谅为父才不愿认爹的吗?镜儿,我……

“卢兄,看到镜儿如此痛苦,你都没有一丝心疼吗?这第三只蛊虫若是死了,阿镜体内的疼痛可是会翻倍的啊,你不如考虑一下,只要你将秘密告诉我,我就可以把阿镜的蛊解了。”卢延鹤眸光闪烁,心中十分挣扎,良久,他闭上了眼睛,“我不知道九天的秘密。”

伊玛目笑着捏碎了第三只子蛊,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的又说道,“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母蛊发狂一个时辰之后便会死去,死去的母蛊会变成一滩毒液融入阿镜的五脏六腑乃至骨血,若阿镜体内有三只蛊虫化为毒液,便是我也救不了阿镜了,卢兄,你可要考虑好了啊。这时间,可只有不到一个时辰了。”

卢延鹤睁大眼睛盯着他,神色变得凶狠,“伊玛目!”

“扑通”一声,东方镜直接摔倒在地,他张着嘴,大口地喘着气,喉中发出“嗬嗬”的嘶吼。

“唉,卢兄,看着阿镜此时的样子,就连我都有些不忍了啊,你当真是如此铁石心肠吗?”他又拿出两个盒子,“我若捏碎第四只子蛊,他体内母蛊死亡的时间便会缩短一半,我若捏碎第五只子蛊,他便立刻毙命,卢兄,而我若是想救阿镜,则要耗费一柱香的功夫,”他笑着又捏碎了一只子蛊,东方镜却已经是承受不住生生被痛昏了过去。卢延鹤看着他的眼神就仿佛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还有三柱香的功夫,卢兄,你自己好好想想,我就不打扰你父子二人了。”他施施然离开密室,即使已经昏迷,东方镜的身体还在习惯性地抽搐。卢延鹤抱着东方镜,不由涕泗横流,心中充满了煎熬,阿镜,我该怎么做,我,我真的不能背叛九天啊!

时间缓缓过去,东方镜的身体却渐渐开始平静,卢延鹤的心提了起来,难道说……他紧张的看着东方镜,东方镜却猛然睁开了眼睛,“镜儿!”

东方镜示意他不要说话,他站起身,行动居然和正常时没有区别。

他从发间取下一只虫子,轻轻捏碎,卢延鹤茫然地看着东方镜,不明白他在做什么,东方镜苍白的面上轻轻勾起一个笑容,做了个口型,卢延鹤泪眼朦胧,那个口型是——“爹……”

没有多久,外面传来打斗声,伊玛目冲了进来,后面跟着两个黑衣人,“东方镜,你倒是好手段!”

“朱天君!”

“阳天!皓天君!”

卢延鹤认出了两个黑衣人,竟然是他们!

东方镜拉着卢延鹤,施展轻功绕到周墨与方乾身后,两人虎视眈眈的看着伊玛目,伊玛目冷笑,“真没想到这居然是你们设的局,你们以东方镜为诱饵,也不怕我直接铲草除根吗?”

阳天君周墨哈哈一笑,“伊玛目,我与卢兄相交莫逆,早就看出了你的真面目,若不是一直没有查探到卢兄的下落,你以为你能够逍遥到现在吗?不错,是我联络上镜侄子,这才有了他被捉的一幕,他的身上下了追踪蛊,所以我们找到了这里,先前镜侄子给我传了信号,我便知道机会到了,如今看你还往那里跑?当真以为我们九天是吃素的不成?”

“阳天,莫要废话,直接将此人杀了便是。”

伊玛目看向卢延鹤,将两个蛊盒拿出,“是吗?但你们不知道的是你那镜侄子的性命可都在我的手里。”

卢延鹤瞳孔一缩,“两位兄弟,不能杀他,镜儿中了他的蛊毒。”

两人一愣,看向东方镜,东方镜却是笑了笑,“爹,不用担心,我体内的蛊在五毒的时候便已经被曲云阿姨祛除了,先前孩儿只是假装的罢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卢延鹤打量他半天,见真的没有问题才松了口气。

几人看向伊玛目,“这下你还有何话说?”

伊玛目看着东方镜不由大笑出声,他一掌拍碎了两只蛊虫,东方镜却依然站在那里,没有一丝不妥,卢延鹤这才真正放下心来。伊玛目大恨,和周墨方乾二人缠斗起来,很快便不敌被杀,卢延鹤几人没有发现的是,身后的东方镜悄悄拭去了嘴角溢出的血迹。

待出得地牢,二十年没有见过光明的卢延鹤潸然泪下,一旁的东方镜看着前方飞奔而来的洛风和东方宇轩,露出一个微笑之后轰然倒地……

“阿镜!”

“镜儿!”

晴昼海内,洛风坐在地上,怀里搂着东方镜,东方镜的身子越加单薄了,仿佛一阵风便能吹走了一般,此时据上次卢延鹤被救已经半个月了,洛风看着怀中人安静的睡颜,心中绞痛,他不由搂紧东方镜,仿佛要将他揉入骨血,东方镜只是微微皱眉,却没有醒来。洛风的思绪不由飘到那一天。

众人都聚在万花,看着孙思邈凝重的表情,卢延鹤三人时候才知道东方镜体内的蛊毒根本没有被祛除,而东方宇轩一行也才知道东方镜体内的毒伤居然是蛊毒。众人或是愧疚或是心疼,皆眼巴巴地看着皱眉凝思的孙思邈。

东方镜却是在昏迷之后的第二天就醒了,面对众人,他显得很是平静,显然他早就知道了今日的场面,但他并不后悔。

孙思邈最终还是摇头叹息,“这毒已经深入骨髓,老朽也是无能为力。”

洛风站在一旁,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孙先生,阿镜他,还有多少时日……”

“唉,阿镜一直是以内力压制着蛊毒这才坚持了这些许时日,但这也只是延缓了毒素蔓延的日子,我即便凭尽全力,恐怕也只能让阿镜再坚持一月了。”

“一月吗……”洛风的声音很轻,却让所有人心中酸涩。

东方镜见众人悲伤的样子,只是微笑安慰,希望众人不要为自己伤心,曲云在一旁迟疑的开口,“其实,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救阿镜……”

众人豁然看向她,方乾一愣,“你是说凤凰蛊?”

“不错,我教圣物凤凰蛊有起死回生之效,或许可以救阿镜。”

作者有话要说:累趴,血槽已空,这两天晚上被老娘拉去操场跑圈,这真是一个痛苦的经历,你让我一个跑一百米都要断气的孩子怎么活啊啊啊啊啊打滚!!!

嗷,好困,我滚去睡觉了,大家晚安~么么

  ☆、试炼之地之剑三(完)

洛风大喜,东方镜却是轻轻摇头,“曲姨,不用了。”

“阿镜,你疯了,”洛风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洛大哥,你知道凤凰蛊在五毒是多么稀有吗,更何况先前乌蒙贵叛教自立天一,五毒大乱,很多人都死在那场斗争中,五毒的凤凰蛊恐怕已经没有了吧。”

众人看向曲云,曲云迟疑地点头,的确,便是她自己的凤凰蛊,也已经……“虽说如此,但也并非所有凤凰蛊都已经被用了,更何况我们还可以重新培育。”

东方镜笑了,“那么凤凰蛊成熟要多久呢?”

曲云沉默,“三年……”

“想来我也是活不到这么久的,大家何必还费这个心思呢。”

洛风怔怔的看着东方镜,东方镜叹息,“洛大哥,放弃吧。”

“阿镜……”

最后众人一一散去,裴元终究不甘心,日日泡在药庐企图找出可以救治东方镜或者延缓蛊毒发作的办法,而曲云则是立刻赶回苗疆试图寻找还拥有凤凰蛊之人,在回苗疆的路上,曲云的神色十分犹豫,孙飞亮见她愁眉不展的模样,“是在为阿镜担心吗?”

“飞亮,你知道吗,我教中还有一种蛊,名为生死蛊,以命换命。”

“你在犹豫该不该告诉他们?云,如果是你有了生命危险,我愿意用我的死换你的生,我想,洛风也是这样想的吧。”

曲云看向孙飞亮,神色认真,“一人死了,只留下另一人独活,留下的那人恐怕也是生不如死吧。”

孙飞亮没有说话,云,即使是这样,我却依然会这么做……

曲云又说道,“更何况生死蛊要十年的培育,洛风他们即使知道,也是没用的。”

“云,那你还犹豫什么呢?”

曲云抬头看向五毒的方向,那是因为在那里还有个傻丫头一颗心都系在东方镜身上啊!我该不该将这件事告诉她?

万花,晴昼海。

时间过得很快,东方镜的身子越发不行了,每每看着他面上清淡的笑,众人都暗暗心酸,即使尽了全力,也无法挽回东方镜那破败的身子了,它就像是一个残破的木桶,无论如何都补不好了。

这么些日子以来,洛风都一直陪着东方镜,二人都默契的没有再提过那日在浩气盟发生的事,洛风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只能守着东方镜,暗暗祈祷。然而,无论他们做了什么,他们终究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