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火影]老司机无所畏惧

[火影]老司机无所畏惧_第17章(4) TXT 全本 20180118

  扉间长长吐出一口气,按了按太阳穴,口气柔软了一些:“罢了,现在再说那些也没什么意义。”

  “这里是哪?”他朝十尾人柱力的方位看了几眼,目光中带上惊疑和审视,“那——是怎么一回事?”

  太阳正要解释,突然听见有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道:“小百合!”

  他表情一僵,问:“我大哥怎么也跟来了?”

  扉间冷冷道:“我拦得住他么?”

  “……”

  发现女儿安好,傻爸爸大松一口气,收了浑身戾气,紧走两步,将手里的小坎肩披到女儿肩上,蹲低身子边帮孩子整理衣服边检查健康状况:“没出什么事罢?受伤了没有?”

  他随手卡住准备咬人的九尾玩偶的嘴巴,确认小姑娘身上没有血迹,又问:“肚子饿了吧?”

  说着变戏法般掏出一个便当盒。

  小百合呆呆地看了他一阵,猛然回神,挣出他的怀抱,气鼓鼓道:“我不要跟你说话!斑!你是个坏家伙!”

  跟着一起过来、正面色凝重地扫视周围的柱间乍听见这么一句,眉头一皱,低头望向小百合。

  这两年下来就小百合不愿意承认斑是亲爸的问题他没少训小姑娘,掰扯了一年多,好不容易小百合开口叫爸了——至少当着他的面是乖乖这么称呼的——这一下又给打回原形。

  斑嘴上说无所谓、孩子年纪小有点脾气也是正常的,可他清楚,把小姑娘当亲女儿放在心上疼的傻爸爸心里哪能真不在意呢?

  作为唯二有权利对这事置喙的长辈之一,他不可能不管,也没说话,就静静地看着小姑娘,目光中带着无言的威慑。

  小百合一看这眼神就知道再不改要被教做人了,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大概是)亲爸跟自己讲道理。

  她瘪瘪嘴,不甘不愿地小声唤:“干爹……”

  柱间仍盯着她。

  “——爸!”小姑娘最终还是妥协了,委委屈屈地接了斑递过来的便当盒,抱着迟到的午餐背过身去。

  “你不能这么宠她,斑……”柱间话说到一半,蓦地一声爆响,两尊庞然大物拔地而起。

  ——蓝色的完全体须佐能乎和同样高大的木人重重撞到一起,大地都为之震撼!

  柱间:“……”

  斑:“……”

  扉间:“……”

  柱间愣愣地道:“我好像看见……斑的须佐能乎和我的木人?”

  扉间皱着眉应:“刚才我就想说了,这里好像还有一个大哥,至于另一个人……很像是斑,但是同样带着大哥的查克拉。”

  “当然,”他顿了顿,又朝十尾人柱力的方向瞥过去一眼,“还有一个‘我’。”

  两个人一起扭头看太阳。

  太阳讪讪地扯扯嘴角,大略说了自己知道的前因后果。

  柱间听着,目光愈发严肃,凝眉兀自沉吟:“未来么……?第四次忍界大战?……我和扉间是被秽土转生出来的已死之人?”

  他扫一眼因为他们——主要是斑——的出现迅速退避三舍、在他们周围空出一大片夸张真空地带的忍联众人,又道:“服装不同却戴着同样护额的忍者们……未来已经实现了和平统一?”

  “别傻了大哥,先不说各国统一需要多长的积累和磨合,如果当真和平,又怎么可能出现现在的情况?”扉间示意正全力迎战十尾人柱力的几个主要战斗力,“以生命为代价召唤先人作为援兵,绝对是碰见了一己之力难以解决的困境。太阳也说了,这个时空的宇智波斑,还有那个十尾人柱力——这不过是被逼无奈的短暂联手而已。”

  斑则几乎没怎么听太阳的说明,全程远远盯着交手的‘自己’和‘柱间’,神色间渐渐流露出几分向往和兴奋的跃跃欲试来。

  太怀念了,这种单看着就能让人热血沸腾的战斗。

  “柱间!”任性妄为的宇智波从没有审时度势的自觉,念头一来便直言道,“我们很久没交手了罢?”

  柱间:“……”

  太阳向天翻了个白眼,刚想说哥你行行好咱能别吓唬那些围观群众了吗等回去关房里随便你们怎么打,就听得一道轻柔悦耳的女声问:“这是怎么了?”

  循声看去,身着米白色振袖的红发女子由远及近,发髻上的符咒随着步伐轻轻摇曳。比她矮一些的黑发少年一身宇智波的传统族服,落后半步恭敬地跟着。

  柱间一愣:“……水户姬?小遥?你们怎么也在这?”

  水户停下脚步,抬手将垂下的一缕发丝别到耳后,作为徒弟的遥颔首对自家两个伯父打了招呼,代为答道:“我和老师刚从村外回来,见您一行人脚步匆匆、叫也没反应,怕是出了什么事,就一起跟过来了。”

  “爷爷?”有另一道女声传来,刚从另一处战场赶到的五代目火影落到柱间旁边,停顿一下,又迟疑地望向水户,“这是奶奶——?”

  斑和扉间这一下出乎意料地默契,异口同声重复:“……‘爷爷’?”

  柱间扭过头,乍一眼就对上陌生女忍身上最惹眼的部位。

  毋庸置疑,这是一个拥有足够‘资本’的成熟女性,即使一身狼狈满面血迹尘土,也拦不住傲人身材无形中彰显出的万种风|情。而显然是刚经历过一场苦战,女忍的衣服损坏大半,胸口挺翘随着呼吸起伏,仿佛随时都会从破烂的领口中喷薄而出。

  生长在半个世纪前的柱间平日里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