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火影]老司机无所畏惧

[火影]老司机无所畏惧_第2章 TXT 全本 20180118

直接到人房间里来个夜袭,但考虑到兄弟和族人的安危——虽然搭档没对自己出过手,但他毫不怀疑,一旦连通了自己和对方的房间,搭档绝对会找机会带人过来血洗他们宇智波——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他给自己做了个简单的伪装,趁着夜色奔往河对岸的敌对家族。

  用幻术和一些小技巧小心地躲过外围戒备,他终于在千手族地的中央找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作为感官敏锐的感知型忍者,他在隐匿方面很有一手,暗搓搓地看着搭档开完会从会议室出来,挥别族人,又一路跟着搭档和搭档的族长哥哥往大概是住宅的方向走。

  风里隐隐传来千手族长底气充足的大嗓门,夹杂着低沉而冷淡的男性嗓音——这声音在太阳这段时间的梦境里出现无数次,不过大多是以……喘|息呻|吟的形式。

  他一时心神激荡,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气息,同样是感知型的搭档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到了他的存在,回头一声断喝:“什么人?!”

  在他撒腿开溜的前零点五秒,一条藤蔓在他脚边破土而出,圈住他脚踝,一拉一甩。

  他狼狈地摔在千手兄弟的跟前。

  兜帽滑开,白色的发丝显露出来,在月光下泛着莹莹的光。

  ……这次大概真的要把自己作死了。

  太阳想着,不死心地试图扑向自己的搭档——当然扑到一半就被以为他要袭击的藤蔓拉住了,提高倒吊起来。

  他眨眨眼睛,对着倒过来的世界挤出两汪泪花:“扉间嘤!”

  柱间看看他又看看自己的弟弟,惊奇于他们两人意外相似的发色和瞳色。

  “……太阳?”扉间认出了他,先是微微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皱起眉头有些不悦道,“你怎么在这里?”

  “人家想你了咩!”太阳抬手摆出倒置的求抱抱姿势。

  扉间眉心的褶皱更深,看着他的眼神变得陌生起来,带上些许戒备和警惕。他向周围扫了一眼,精神力无声地发散开来。

  感受到搭档用于侦测的查克拉,太阳的心沉了下去。不过他只是消沉了一小下,很快又豁然了。

  他毕竟是个宇智波,与千手敌对了多年的家族。搭档对宇智波的忌惮他这么多年也了解得透彻——事实上,对方乍知道他是个宇智波时,差点就与他彻底绝交了——他们平时的交往仅止于合作的实验和研究,可能涉及到双方家族的一切问题,他们都会默契地绕开。

  而现在,他触碰了他们两人维系了多年的底线,还是在两族快要开战的当头。搭档没有直接揭发他的身份把他关起来拷问宇智波的情报,而仅是怀疑他是否带了人来偷袭,已经很顾念他们多年的情分了。

  柱间又看了莫名僵持起来的两人几眼,抬手把太阳放下来:“你们俩认识?”

  在没弄清楚对方来历目的时候就大方把人放开,丝毫不担心对方发动袭击或者逃跑,这是独属于忍界强者的自信和霸气。

  扉间皱着眉没答话,倒是太阳理了理头发,扬起一个异常乖巧的笑:“大哥好!”

  柱间一时间没搞懂他的称呼,挠了挠头:“你是——?”

  他记得自己除了扉间之外的全部兄弟都早早夭折了啊?

  “我是您未来的弟媳妇呀~”太阳笑眯眯答,趁着搭档精神力外放反应不及死死扒上去,“我和扉间——我们两个已经有夫妻之实啦!”

  说着踮脚凑上去在搭档唇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出于先天不足的缘故,他体格不是非常强悍,裹在宽大斗篷里相较于千手糙汉纤细了不少的单薄身板,白发在脑后松松绑成马尾,红宝石一般水润的眼睛,白皙清秀的面容和清亮的声线,当真像是一名英气逼人的女子。

  噢,扉间的春天原来已经来了啊,亏他前阵子还在担心对方会在实验室里孤独终老呢。

  作为族长事务繁忙没有太多空闲替弟弟操心终身大事的哥哥倍感欣慰。

  不等太阳趁势吃上几口豆腐,他的搭档面无表情地一手罩在他脸上把人推开。

  “扉扉扉扉间!来之前我想通知你的!谁叫你把空间通道关了,信寄不过来又不能怪我……”太阳顶着一张被挤压到变形的脸试图取得些微谅解。

  扉间并不想听解释,冷冷地打断他:“自己滚,还是我送你?”

  “当然是你送——”太阳对搭档抛了个媚眼,发现对方脸色不太对,毫不犹豫地改口,“不麻烦你了!我自己走、自己走!”

  “回见哟么么哒!”丢下最后一句,他赶在搭档发怒的前一刻,快快地、快快地跑路了。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

  扉间忿忿地瞪着人影消失的地方气了一会,一转头发现自家哥哥一脸不赞同地看着他。

  “扉间,”柱间严肃道,“好歹是要厮守一生的另一半,你怎么能这么粗鲁地对待人家?”

  要换了别人这么说,扉间早就糊人一脸水遁了,然而说这话的是他大哥。

  他抚着额头压下脾气,尽可能心平气和道:“大哥,你知道我有个实验搭档吧?”

  他时不时跑出去找搭档一起做实验、偶尔还在外过夜是瞒不住朝夕相对的兄长的,柱间很早之前就知道他在族外有个关系良好的合作伙伴,至于具体身份,他不愿透露,柱间也没再多加追问。


昨夜,我竟然让女房客一宿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