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麟趾公子[红楼]

麟趾公子[红楼]_第99章(2) TXT 全本 20180112

  做了一个愤愤的表情,乔乔表达了一下自己被忽悠的不满。

  “他们两个是兄妹啊,多研究一下闻芷也有利于了解闻相吧?”袁媛不是历史人文专业的,对这方面不是很了解,不免如此问。

  “话虽如此,”大苗点点头,带着遗憾说,“但是留下的资料太少了。闻女神显然是很不喜欢别人过多关注她本人。谈起茶琴棋诗,还能多说几句。”

  “难道是因为太遭人嫉恨所以刻意低调吗 ?女学创立也是十多年后的事情来着,还有很多酸儒攻击她来着,那个什么柴易初还带头……”

  说到这里,乔乔摇头道:“就是嘛,这么一个小气的人怎么可能写出那种朗阔大气的诗句?是状元很了不起哦?还亏得有人八卦什么看到汀兰先生的诗词后惊为天人,当着众人的面道歉拜师,又成就一段姻缘什么的……噫,好油腻。”

  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这个消息将三人震了个七零八碎,你一言我一句讨论了许多。可想今天晚上节目播出后,又会掀起多大的波澜。

  《雅居一醉薄才女,妙词半句惊状元》这个故事是记载在周朝著名的笔记小说《青梗书言》里的故事——乃是根据真实的历史故事记录或改编的。

  讲的是当时的状元郎柴易初当众批评汀兰先生的词句矫揉造作,一股闺怨之气。然后被带着妹妹出来吃饭的闻相给听到了。闻相当场就斥此人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柴易初既为状元,自然有文人风骨,可不会因为皇帝近臣一句话改变自己的观点,也就去和闻相辩论起来。

  闻相既为御(专)史(业)大(喷)夫(子),说话自然犀利,只把这个刚出茅庐的小进士说得哑口无言。当时柴易初的同科在一旁不服气,就说闻相以大欺小之类的话。

  这个时候便听得一个侍女出来传话说:“你要评的既然是汀兰,那就由汀兰与你一较高下。你不妨选个题目,咱们赛一场!”

  彼时汀兰名声方显,多有眼红之人污蔑其之才名是借着兄长的光。闻芷从不在意这些,却极度不忿有人污辱她的兄长,于是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份。

  二人要做比试,当然要选题选韵脚。也有人刻意为难汀兰,看准了她一个姑娘,整天大概也就想的是风花雪月,就说要做边塞诗。结果当然是不用多说,否则也就没有“妙词半句惊状元”的题目了。

  而在这个故事的结尾,闻相在柴易初认输之后留下的一句话也成了后来嘲笑一个人见识短浅的有名典故——

  “略拂灯下灰三寸,遂与夏虫言黄沙。”

  一骂骂了一群,闻相之毒舌,古今无二。

  因为涉及到赫赫有名的人物闻相及他妹妹闻芷,还有一个连中三元的状元郎柴易初,所以流传极为广泛。虽然现代的学者对这本书的出现时间存疑,但因为的确是有还是很多人认为这个故事的细节是准确的。

  特别是在著名的讲座节目《万古流芳》播出后,一位刘姓学者经过自己的考据认为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梅冢居士就是柴易初。他化用这个名字与汀兰先生有一段以诗寄情的来往。两个人因此互生情愫,但因为闻相和他是政敌,所以结局黯然。

  莫名给闻相背上一个棒打鸳鸯的罪名,那期节目播出后,电视台收到了好多闻相迷妹的投诉信(二宝:没错,我就写了!)不过在没有明确的史料证明之前,这样的学术探讨不会因为粉丝的投诉而停播。刘先生倒借着这把风火了一把。

  但是今天这口被栽在闻相头上的王母娘娘之锅马上就可以踢掉了!

  “这么说的话!你们是找到确切的证据了!”袁媛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

  大苗一副帮人洗尽冤屈的青天老爷样,很有派头地说:“是的,你们晓得折虚法师吗?”

  “晓得呀,”三人异口同声地说,“汀兰先生的好朋友,著名的女尼主持。”

  “嗯,没错的。前段时间,长安牟尼寺的佛塔不是坍塌了嘛。然后他们在佛塔下面发现了一座地宫。地宫里面出土了很多文物,佛经舍利都有。然后他们在地宫里面发现了很多折虚法师的东西,其中一个木盒子里全是她和汀兰先生,潇湘居士的来往书信。”

  “卧……槽……”另外三个人都惊了。

  然而大苗表示这个小意思,继续放劲爆消息,“在其中几份书信上,折虚法师白纸黑字地写了闻芷更换称名梅冢之后,那些原本对汀兰万分嫌弃轻视的人又如何追捧梅冢。还把两人放在一起比较,踩一个捧一个……不仅仅这些,反正还发现了潇湘和汀兰的回复信件,挺多的。”

  “我靠啊,”二宝都快吓成斗鸡眼儿了,“这么劲爆的消息,你是怎么做到瞒到现在的?”

  大苗喝水,淡定道:“当然是为了欣赏你们现在的表情啦。”

  乔乔和袁媛同时爆了一句粗。

  二宝咽了一口口水,结巴着:“那,那今晚会公布……么?”

  “会的,”大苗爆出一个时间,“先会放舒老的节目,爆炸一波,然后再放地宫的挖掘纪录片。”

  “好阴险,”袁媛鄙视道,“这样的收拾绝对会爆炸!哪个节目领导做这样的安排!阴险,太阴险!”

  “是啊,我今天可以不用写论文了,”二宝一脸梦幻。

  乔乔没多说话,默默打开了客厅中间的放映设备,打开冰箱翻出了零食,又打开个人终端冷静地说:“今天不做饭了吧?叫外卖吧。”

  所有人同时欢呼,表示为了女神可以腐败一下。

  晚上四个人窝在沙发上收看大苗老师的节目,眼见着老先生淡定说出考据结果后,收看直播的人数立刻翻了三番,弹幕把整个人屏幕都挡住了。

  “幸好我之前调了透明度,”二宝啧啧摇头,指着说,“真不淡定。”

  大苗给了她一个鄙视的小眼神,意思是:你还好意思说别人。

  节目方果然是故意的,在中间插播了纪录片的预告广告,成功地把观众锁定在了历史人文频道,赶都赶不走的。

  广告途中,二宝作为专业学生给室友们详细科普了一下汀兰、折虚、潇湘三位历史人物的生平。

  “折虚法师在自传里说过自己是宁国府的女儿,和潇湘居士林黛玉是有亲缘关系的。宁荣二府是同宗同源,宁国公和荣国公是亲兄弟啦!林黛玉在母亲去世之后呢,在荣国府寄居过一段时间。两个人小时候就认识啦。”

  大苗在一旁补充道:“是的,折虚法师原名贾惜春。不管是她自己还是林黛玉都提到过她自小就有向佛之意。宁荣二府被抄之后,她虽然侥幸没有被连累。但也因为一大家子女眷实在太多,愈发觉得衰贫人世无需过多留恋。就拜托闻芷介绍她去了牟尼寺出家。但是,闻芷是怎么和林黛玉,折虚认识的却没有资料记载。”

  “原来如此,”袁媛点头,问道,“那宁荣二府被抄之后,林黛玉就回乡了吧?”

  “是哒,她爹就是大名鼎鼎的林海啦!一路官至军机阁大学士!学者分析过,他在当巡盐御史的时候就是昭王党啦!昭元帝的上位资本就是那场清洗了一半江南高官的盐税贪污案!而成功劝说林海的就是我男神,不对,我们的男神——闻相!鼓掌!”

  四个姑娘十分默契地同时拍巴掌。

  “汀兰先生出过家吗?”乔乔问。

  大苗回答道:“小时候体弱多病,带发修行过。闻相上京的时候,她就在牟尼寺修行了。”

  二宝继续说:“林海主持过春闱,也是学子老师了。林黛玉后来就嫁给了林海的学生吧,最后还是回扬州的。她老公也很开明的,不阻止妻子办诗社办女学,还大力支持,蹭了个名誉院长当当,哈哈。”

  “她儿子后来也创办了书院,就是我们学校的前身白梧书院,这个刚好知道,不用科普了。”乔乔插了一句嘴,两个人哈哈笑着大闹了一番。

  “潇湘居士一生很蛮幸福的,最大的波折也就是外祖母家被抄。但她和折虚法师刚好收到闻芷的邀请去了闻家,也没有被波及到。嗯,你们别看我,等下舒老会讲。”

  大苗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不是故意剧透,只是顺嘴科普。

  袁媛说:“我记得汀兰先生是终身未嫁的吧?如果把柴什么的绯闻去掉,她就一点情感经历都没有了欸。真的一辈子诗,一辈子茶,一辈子琴了。哇,和她那个哥哥谈恋爱谈得享誉古今,闻名中外相比,真的是两个极端。他们闻家的恋爱基因都点到闻相身上去了吧?”

  二宝继续给她点赞:“媛媛,你真是透过现象看本质,可以说非常犀利了!”

  四个人嬉笑了一番,窝在一起将节目看完,又熬着看完了地宫纪录片。显然这两个节目点燃了所有观众的热情,网上就热闹地讨论了起了闻颐书,梁煜,闻芷等等人物的事迹。

  而那个不按套路出牌的节目台在这波热潮之中又默默投下一个惊人的□□,直接将天网上给引爆了。小宿舍里因为这个消息整整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