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语书屋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BL小说 > 红楼之尔等凡人

红楼之尔等凡人_第8章 TXT 全本 Z1Z1

要还有口气儿就行,现在这样真是再好不过。

他这一闯进来,登时惊倒一大片。还是吴英奇反应快,一个箭步就挡在了老皇帝身前。但等他看清楚来人模样后,也愣了一下。现场的刺客……都是这么袖珍么?难怪太上皇身边那么多暗卫保护,还是受伤了,刺客长成这样确实比较难防范。

他走神儿了,老皇帝可没有。一把将‘障碍物’推开,三两步便来到贾琮跟前,又是不由分说地把人拔起来,喜道:“虫娃娃你来得正好,快来帮袋子看看身上的伤。这群庸医看了半晌,什么法子没有,气死老子了。”

老仆袋子被放在角落里,两张桌子拼成的床上。贾琮看的时候,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就要咽气了。他身上除了刀剑伤之外,胸口上还插着一根羽箭,这乃是最致命的。大夫们不敢轻动的,就是这一处。

这箭正射在心口上,是一定要□□的,而且晚拔不如早拔。但是,该怎么拔,由谁开拔,都是问题。在场的大夫没一个有把握,拔箭不会把人拔死的。

这可是太上皇的人,没看太上皇那个紧张的样子,万一给人拔死了,还不得陪葬啊!即便太上皇诱之以重赏,却依然无人愿做出头鸟。

但,虽然他们都没办法,可太上皇弄个小奶娃来羞辱他们,是不是太过了?!见太上皇把个还没桌子高的小孩儿当成救星,还堂而皇之的称他们庸医,大夫们的表情都不太好。

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呢?人家不但自己是皇帝,人家还是皇帝他爹,给了你委屈,你就得受着,还得感恩戴德、欣喜若狂、谷欠仙谷欠死地受着。

老皇帝小心翼翼地把贾琮放在老仆的身边,然后便充满希冀地看着他。老伴当伤成这个样子,恐怕也只有虫娃娃那些神奇的本事能够救他了。

贾琮果然没让他失望,一手从怀里摸出个玉符,一手已经握住了箭尾。也不等旁人反应过来,便飞快地拔出羽箭,与此同时另一手中的石符已经拍在了老仆的伤处。待他这一切都做完了,才听见有大夫惊呼“不要”。只是这些叫声,不管是贾琮还是老皇帝,都把它忽略了。

符是回春符,一沾上老仆的血液便登时见效。因拔箭而想要喷涌的血箭显得后继无力,转瞬便止住了。贾琮怕石符的效力不够,索性又取了两张拍上去,效果立刻显著起来。老仆身上血已经止住,伤口都走了结痂的样子,脸色也不复方才的惨白死气。

“好了,他已经没有大碍了。睡一觉,醒了之后多休息几日,多吃些补血的吃食,养个十天半个月就好了。”这老仆也是倒霉,老头儿只挨了一刀,就无意间触发了石符,袋子身上明明也有石符的气息,可都伤成这样了,愣是没有一滴血流对地方的。

老皇帝闻言喜上眉梢,一高兴就把他家虫娃娃又抱起来对着小脸蛋儿就是两口。怎么会有这么可人疼的娃娃呢?怎么就偏偏让朕遇见了呢?怎么让朕拐回家了呢?呃,不对,好像还没拐回家。

又对本君动手动脚的,竟然还敢上嘴了!贾琮怒瞪老皇帝,个没羞没臊的老头儿。却偏偏看见他一身狼狈,肩膀上还缠着染血的纱布,然后猛然想起若是自己没忘了交代那一句,这老头儿就不会受伤了。虽然知道这不能全算自己的错,可贾琮还是心虚了。算了,不就是啃两口嘛,只要不啃掉本君的肉,随便啃。

“给我看看你肩上的伤?”就着被抱的姿势,贾琮去解老皇帝的纱布。那纱布上面的血迹看着有些刺眼,仿佛时刻在提醒贾琮——这是他的粗心大意造成的。

“不用了,这就是看着吓人,爷爷早就不疼了。虫娃娃,还真别说,你那个玉符十分管用啊,爷爷除了挨了这一刀,凡是要砍上爷爷的刺客,莫名其妙就砍伤他自己了。而且这个伤好的也快,这才没多久胳膊就能用力了。”一切闲杂人等已经被打发了,老皇帝便也不避讳地说起那神奇的玉牌,“就是时灵时不灵的,虫娃娃,你那玉牌难道还挑人?”

他该怎么解释,不是石符挑人,而是他们根本没用对,老头儿你能保住命,实在是运气啊运气。

“父皇,那玉牌并不挑人,只不过是卖玉牌的人忘了告诉您,到底该怎么用罢了。”今上一身常服打扮走进来,身后还跟着去了半条命一样的吴御医。

老御医今年可快七十了,三个月内,接连两次被侍卫拎在马上,策马狂奔半个京城,一把老骨头都要颠散了。当御医太苦了,从来不服老的老御医都在考虑告老的问题了。